编辑热线:0833-2445385 13981380111 编辑邮箱:bjb_leshan.cn@163.com 广告热线:0833-2442059 QQ:360552222

马悦然与《峨山图志》

【时间:2017-04-16 08:48】 【来源:乐山日报】 【点击量:】>
【字号 】      打印

 

 ■ 徐杉

  马悦然1924年6月出生于瑞典南部,是蜚声世界的汉学家,诺贝尔文学奖18位终身评委之一。他对中国的最初兴趣,是读了林语堂的英文版《生活的艺术》,于是拜瑞典汉学家高本汉为师,以《道德经》为起始点,开始了对中国文化的探寻。

  1948年,马悦然申请到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的奖学金,离家前往中国调查方言。

  由于高本汉早年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中国北方,对南方语音系统相对陌生,便让其弟子到四川进行方言调查。马悦然在重庆、成都仅用了两个月的时间,便粗略学会了西南官话。接着他到达乐山,准备研究乐山方言。

  时任乐山县长得知马悦然的想法后,写信恳请峨眉山报国寺方丈果玲让马悦然住在庙里,以便从事方言调查。县长知道果玲出家前曾在大学里教授国文等课程,颇有学问,不少到峨眉山游览的文人雅士,都以能与其唱和诗词为荣。

  在征得果玲和尚的同意后,马悦然于1949年大年初一来到位于峨眉山麓的报国寺。果玲和尚每天早饭后向马悦然授课两小时,《大学》《中庸》《论语》《孟子》,以及《唐诗三百首》、汉朝五言诗、魏晋南北朝诗等。

  课余,马悦然经常到附近乡间记录当地方言,他觉得峨眉方言最特殊的是有的去声变入声,“四”与“十”是同音字,声调较高。

  庙里的其他和尚,以及附近的农夫见一个外国人热心学习和研究峨眉方言,既惊讶好奇,又充满热情,亲热地称他“马洋人”。

  果玲建议马悦然用化学方法分析不同地点的水,他认为水的质量会影响到居民的发音,为此他还带马悦然到清音阁品茶,果玲觉得清音阁有峨眉山最好的山泉。

  马悦然在报国寺生活了8个月,不但与果玲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也与寺里的其他和尚成为朋友。这期间,马悦然听果玲谈起过《峨山图说》,但是并没有见到,心里非常遗憾。

  有一次,当马悦然从报国寺返回成都时,途中遭遇劫匪,被洗劫一空。因为拮据只好省吃俭用,光顾书店打发时间,不料却意外地在一个卖古旧书籍的铺子里淘到《峨山图说》!以后他绕道香港,远渡重洋返回瑞典,将这本木刻线装书视为宝贝,珍藏在自己家中。

  这趟调查,使马悦然不光在中国南方方言的调查研究上收获颇丰,为自己终生的研究课题奠定了厚实的基础,也赢得了成都姑娘陈宁祖的心,使他的爱情婚姻一辈子充满浪漫与幸福。

  世间上一些看似奇妙不可思议事,其实是因缘的聚合。

  在马悦然得到《峨山图说》后的20年,也就是1969年8月,香港每15年举办一次的菊花诗歌比赛大会上,一位80高龄,名叫覃斌森的老人获得第一名。

  一个爱好中国文化的瑞典医生Per Udden参加了这个活动,更奇特的是不会讲汉语的Per Udden,与只会讲中文的覃斌森立刻成为了朋友。

  Per Udden认为有必要让瑞典人见识一下覃斌森,于是到北欧航空公司香港总局,以不容置商量的口吻要那里的工作人员给覃斌森一张瑞典的来回机票。理由是瑞典人从未见过菊花诗比赛得第一名的中国老诗人!他们正需要与这位诗人见面。终于,北欧航空公司给覃斌森老先生一张香港往返瑞典的免费机票。

  覃斌森在Per Udden家住了很长时间。有一天Per Udden不得不出差一周,于是,他给素未谋面的马悦然打电话,请马悦然到首都一家中餐馆吃饭,目的是要他把覃斌森接过去住一周,直到他出差回来。

  覃斌森是诗人,马悦然收藏的中文书籍中诗歌很多,于是覃斌森、马悦然,马悦然的妻子陈宁祖三人经常在花园里谈论诗歌。覃斌森还对马悦然的诗歌提出修改意见。

  瑞典的8月气候温和,鸟语花香,是一年中最好的季节。在这种氛围下写诗,谈论诗歌真是悠然惬意!一周的日子眨眼就要结束了。

  就在最后一个晚上,不知何故话题一下说到峨眉山。马悦然谈到自己在报国寺几个月生活的经历,以及在乡间的田野调查。

  马悦然说罢,覃斌森说自己的父亲曾经受四川道台黄绶芙之命,到峨眉山描写庙宇与胜迹,父亲在峨眉山住了大半年,绘了64幅画,作了46首七言绝句,并写了很多关于峨眉山胜迹的笔记。后来覃斌森父亲的手记木刻出版,书的标题页上虽然写的是黄绶芙撰,但是此书其实是父亲独自完成的。由于父亲早逝,他从未看到过这本书,甚至连父亲的书法手迹也没见过,多年来他一直在寻找,但是毫无结果……

  覃斌森说到此十分伤感。马悦然听罢大惊,赶紧到书房里拿出珍藏已久的《峨山图说》,覃斌森一见书禁不住泪流满面。原来《峨山图说》的作者谭钟岳正是覃斌森的父亲!这本书正是他一辈子都在寻找,日思夜想盼望得到的父亲遗作!

  马悦然震撼之余,将心爱的《峨山图说》赠送给覃斌森。他俩都对这奇妙的缘分感到震惊!

  谭钟岳地下有知,一定会感到欣慰,尽管有些说不出的酸涩。而他的儿子覃斌森为什么会将“谭”字的“言”旁去掉,改成为“覃”,不好随意臆测。

  我见过覃斌森的照片,须发尽白,长髯飘飘,清瘦的身上一袭长衫,有几分仙风道骨,从他的身上可以大致推测出父亲谭钟岳的模样与气质。

  谭钟岳以艰辛的付出,为后人记录下峨眉山这份自然与文化遗产。而马悦然以千里迢迢不弃不离的执着,保护了这份珍贵的资料。

  (未完待续)

  (本文图片由徐杉提供)

(责任编辑:王君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