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热线:0833-2445385 13981380111 编辑邮箱:bjb_leshan.cn@163.com 广告热线:0833-2442059 QQ:360552222
长篇武侠小说连载·《峨眉剑雄》

峨眉少年

【时间:2017-08-13 08:51】 【来源:乐山日报】 【点击量:】>
【字号 】      打印
  ■ 聂浩源

  九老洞内。火光影里,强儿四下张望,见洞中套洞,纵横交错,怪石嶙峋,说不出的阴森恐怖。那大洞小洞恐有上百个呢。

  董嘉川现出身来,满脸郑重地道:“还不拜师么?”“九老在哪儿?”强儿问。“九老便是这山洞。记住:你身上已习有峨眉内功和通臂拳,这九老洞便是要授你过人的胆魄了,日后或能救你一命!”强儿听不太懂,却朝黑黝黝的空中拜了三拜。

  董嘉川带强儿继续前行,走出数百步,下入一如竖井般的深洞,从洞底钻出,来到一阴河畔。“这儿,就是九老洞底。记住,今天是和尚大伯领你钻的,不算。以后每隔七天,你当自己钻到这儿来,七七四十九天后,方能将这洞穴完全熟悉,闭着眼也能进出……”

  “做这事干啥?”强儿不解地问。“记住这话:若遇强敌,应躲入洞中,你这九老师父必能救你!”说罢,董嘉川从怀中掏出一个铜铃,放在地上,道:“下次你一人来,将这个铜铃取出去。”

  七天过去,二人再次入洞。赵公元帅神台旁,董嘉川递给强儿一个大背袋,内装十天干粮,让他自己进洞。还叮嘱别忘了取回那个铜铃。此番不同,强儿胆战心惊,一个人打着火把往里钻去。“果是闯王后人,有种!”董嘉川在暗中赞叹……

  终于,七七四十九天下来,强儿非但入洞不怕,且不用火把也能入洞出洞了,胆识已非常人可比。

  山中不知岁月流转,数年过去,李岷峰习武修文,勇猛精进,已长成了一个文武双全的英俊青年。

  康熙二十二年(1683)春天。李岷峰18岁了。

  一日,他来到山下瑜伽河畔,替仙峰寺背米。因师父不准他出山,他亦只到此处便止。这背米一是报答大师授业之恩,二是见烧火僧瘸腿背米,心中不忍。常人往往背负一百斤,他却要背上三百斤。烧火僧却言,说是强儿抢了他的生意。因他在庙中静呆不住,常同李岷峰一道背米,不过背个二三十斤罢了。

  日头偏西,他背米行走在九十九道拐上。突然,仙峰寺挑水的水头慌张跑下,嘴里呀呀乱叫,跟他撞了个满怀!

  “出何事了?”他问。“不得了!官大人上山抓人,打起来了!”那水头上气不接下气地道,“那官大人好生厉害,跟净明师兄打得难解难分的!”李岷峰听罢,放下米袋,拔腿往山上奔去。

  攀上仙峰寺,只见寺门大开,呈现一番打斗迹象。

  “不好!”他直奔澄清大师房间,房门紧闭,推开一瞧,澄清大师无事一般,正独自打坐呢。“师父,出事了么?”“贫僧岂是你师?好自为之去罢。”“那帮人因何而来?往何而去?”李岷峰只顾自己问。“因缘而来,因缘而去。”澄清大师闭目道。

  他心急如焚,转身出门,迎面撞着走廊上的烧火僧。烧火僧差点儿被撞倒,李岷峰一把扶住他,问:“可见净明师父?”“先前只听得打斗声,其后,不知往何处去了。”可见打斗时,他吓得躲起来了。

  李岷峰赶出寺门,往桐花林跑去,想从先生那儿打探消息。

  奔入林中,见茅庐柴门大开。“不好!”抢步入内,魏先生已倒于地上,鼻息全无,看样子死去多时了。“是谁?何以杀我先生?”他扑在魏秀才尸身上,恸哭不已。他知道,魏先生的武功深藏不露,非一般人能杀得了。一股杀气直冲脑门,他又想起净明和尚下落不明,当即放下先生,赶往寺庙。

  庙门前,烧火僧正往九老洞方向探望。李岷峰脑中猛一闪念:“往年,净明大伯不是说过么?若遇强敌,打不过当往九老洞跑。”他当下窜入一片箭竹林,潜往九老洞。

  接近九老洞时,瞧见洞口堵有七八条汉子,身着清军装束。

  一四十多岁的威猛汉子吼道:“姓董的,老子找了你近二十年,有种的就出来!”李岷峰不知这人正是伍图雄。一腰插铁扇的瘦子道:“大人,那董老儿中了你的朱砂掌,谅也活不过三日!”“钻地鼠几个咋还不出来?”伍图雄焦躁地问。“这洞深不可测,”那瘦子道,“姓董的隐于仙峰寺,想必已将洞中路径摸得烂熟,说不定钻地鼠已遭其暗算了。依在下之见,只须等上三天,进去收尸便是。”伍图雄虽怒火攻心,却也只得点头。

  李岷峰料这几人不敢入洞,亏他跟魏秀才读过数年书,猝遇大事,知当冷静,心想那净明和尚都敌不过,我去亦是送死,等天色晚了,再入洞寻找大伯。主意一定,他悄悄退出竹林,往家中走去。

  来到家门外,眼前情状让他五雷轰顶:整个房屋已成灰烬!“爹!妈!”李岷峰惨叫一声,奔向前去。残垣断壁中一个亲人也不见,倒是他那柄长剑被烧成了一块黑铁片。“莫非都躲开了?”他这样想,心中反倒安稳下来。

  “来敌杀魏先生,抓净明大伯,又烧我家,莫非是冲我而来?”此念一出,他打了个寒战!实在闹不明白,何以遇上如此大的灾难?只有找到净明和尚,方能明了。他从灰烬中找出一把砍柴斧头,躲入林中。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绍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