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833-2445385 13981380111 广告热线:0833-2442059 QQ:360552222
川在线:舞雩南阳 犍为县一个乡长的扶贫足迹
2018-06-27 16:34 来源:四川在线

原标题:舞雩南阳 犍为县一个乡长的扶贫足迹

四川在线乐山讯(高懿) 春夏之交的时候,犍为县南阳乡红蓉村党支部书记钱康荣习惯性登上了全村的制高点。看着河水通过提灌系统“爬”上山顶,然后顺着灌溉沟渠有序流向丘陵中的果园稻田,他的心里才能踏实。今年又会是一个丰收年!蓦然,三年前虞乡长带领大伙儿热火朝天建设提灌系统的场景又出现在眼前。脱贫攻坚全面告捷在望,然而虞乡长却没等到这一天……想到这里,这位壮年汉子眼睛湿润了。

虞毅,男,汉族,中共党员,1972年9月出生,四川犍为人。1990年3月参军入伍,1992年12月从部队复员回到犍为,先后在县人大常委会机关、石溪镇、舞雩乡工作。2014年11月起,担任犍为县南阳乡党委副书记、乡长。2017年12月21日上午,虞毅和乡村干部们在办公室研究脱贫攻坚易地搬迁集中安置工作。“我乡脱贫攻坚还有一些短板问题需要解决,时间紧、任务重……”11时50分,正在参与讨论的他突然倒下。因心源性猝死,13时50分不幸离世。

虞毅生前的办公桌

妻子永远的遗憾

钱康荣站在村子的小山顶回忆的时候,在犍为县城,虞毅的妻子正看着阳台上久未打理的花草出神。以前丈夫回到家,除了精心烹制各种家常便饭,还喜欢伺弄这些花花草草。

虞毅在家里的最后一天,是去年12月20日,他赶回家里天已经黑了。和往常一样,妻子早早洗好了食材,他上灶做了晚餐。饭后,妻子在厨房洗碗,虞毅又开始照料阳台上的花草。“三妹,天气冷了,我们去买手套吧。明天开始我又要在乡里值班几天不回来了。”

夫妻俩穿上外套出门散步。自从儿子一年前上大学后,夫妻俩在一起的小日子更加恬静。县城美丽风情的滨江路修好以后,经常出现两人散步锻炼的身影。

对丈夫在乡里值班不归,妻子已经习以为常。“他先后在三个乡镇工作过,有的远有的近。值班很正常。特别是汛期,一值班就是好几天。这两年扶贫工作抓得紧,时不时也忙得没工夫回家。”

丈夫在具体忙些什么,妻子不太清楚。她只知道,很多工作与帮扶贫困乡亲们有关。各种酸甜苦辣,虞毅也不愿意多说,两人更多的是一起聊孩子谈老人,回忆相识30年里的点滴,憧憬更加美好的未来。

虞毅的珍藏

虞毅很少休假,节假日也时不时要值班。2005年,他因心率异常接受过心脏射频消融术,医生建议修养1个月,但是他在病床上躺了1个星期就上班了。2016年,他因过度劳累患上了肺栓塞,甚至出现了咳血的状况,但在做完手术后仅1周,又忍着疼痛重新回到了岗位上。

儿子离开家乡上大学去后,他提议找个合适时间陪妻子去旅游,重温20年后的甜蜜二人之旅。2017年,这成为夫妻俩经常讨论的话题。但是,现在成为妻子永远的遗憾。

县人大机关来了退伍战士

1992年,解放军战士虞毅从部队复员,来到了犍为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担任打字员。

小伙子虽然只有高中文化,但是年轻好学。很快,打字就又快又好,领导和同事都很满意。在机关里打字,接触的各种文字材料很多。年轻人不满足于仅仅会打字,也利用工作间隙琢磨文字和领会思路。很快意识到自己文化的不足,他在工作之余参加了函授大专的学习。慢慢的,虞毅的文字写作水平逐渐提高,不时有“豆腐块”文章在县里的刊物发表。

年轻人的进步让大家都很高兴,因为小伙子乐于助人踏实肯干,大家都看在眼里。同事王建纲回忆:一个春寒料峭的晚上,同事家的自来水阀门坏了,家里上演了“水漫金山”。正在手足无措的时候,虞毅赶来了。他脱掉衣裤,只穿着裤衩,折腾了好一会儿拆下阀门,将水龙头强行安装到水管上。自己顺便冲了一个冷水澡。

一步一个脚印,虞毅逐渐挑起了更重的担子。2001年,他担任了石溪镇副镇长。从县人大机关来到乡镇,农村工作很陌生。这难不倒他,凭借谦虚好学、勤奋热情,很快就熟悉了工作。特别是在组织农村劳动力外出务工就业方面,认真钻研大胆开拓,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虞毅(左一)调研规划农业生产

风乎舞雩茶香氤氲

2006年,虞毅来到舞雩乡担任副乡长。几年的农村工作经验厚积薄发,很快掀开了当地农业经济发展新的一页。

舞雩乡农技中心副主任金亚琼记忆犹新。当时的传统种植业发展遇到了瓶颈,亩产低,经济效益不高,群众脱贫增收困难。虞毅与班子成员、农技人员无数次下村头、查资料、跑市场,经过详尽的调研分析,决定在全乡范围内推动茶叶规模化种植。“当时可以说是乡里农业农村经济发展最困难的时候。土地肥力退化、丘陵地形缺水,传统的水稻、小麦、玉米种植成本高,缺乏竞争力。但是,农民以前没有种过茶叶,顾虑重重,推广难度非常大。”金亚琼回忆。

长期担任村干部的秦育华感受更深:“农民会算农民的账!种茶叶,至少要3年后才见效。长得好不好?有没有人手摘茶叶?卖不卖得脱?按他们的话说,这东西猪不吃、狗不闻,到时候卖不出去,或者说卖不起价,岂不是白干三年?”

虞毅和农技员一起,走家串户拉家常,一村一社做宣讲。摆事实,算细账,渐渐地,有些农户动了心。趁热打铁,虞毅组织了30位农民,亲自带队前往洪雅、夹江、峨眉山等茶叶产区现场观摩考察,进一步增强了大伙儿的信心。回来后,在村民们的积极参与下,高龙村千亩茶叶示范片区率先开始建设。

虞毅(左一)走访群众

秦育华回忆起当年止不住热血沸腾。虞乡长带着农技员来到村上,和村民们同吃同住同劳动。白天开垦荒山平整土地,晚上一同讨论茶叶种植技术,宣讲政府出台的各种支持措施。舞雩乡一场农业生产的变革就此拉开序幕,3万亩茶山氤氲舒展。

如今的高龙村还成立了茶叶协会和茶叶专业合作社,茶农们自发抱团闯市场,根据市场需求有计划有组织地进行品种改良和生产协作。“现在,茶叶收入已经占到全村农民收入的70%。茶叶采摘的高峰季节,差不多有500名外来工人帮忙采茶,每天要发好几万的工资。我们的农村完全不一样了。附近五通桥一些乡镇街上的居民,上午做点卖菜的小买卖,下午就来乡下采茶。村里的好多年轻人,以前过完年就进城打工,现在要采完春茶再走……”谈起茶叶经济,已经担任高龙茶叶协会会长的秦育华眉飞色舞。

村里的老人们说,以前赶集都不敢多花几块钱,现在每天采茶都可以挣个百八十块,花钱时腰板也硬了,这都要感谢虞乡长带领大伙儿找到了致富路。

鞠躬尽卒南阳乡村

2014年,因为工作出色,虞毅来到了更偏远的南阳乡,出任乡党委副书记、乡长。全乡2835户7961人,建档立卡贫困户就有345户770人,精准扶贫的攻坚战,更需要他来啃硬骨头。

要打赢这一仗,虞乡长凭借的还是踏实和热情。

王定谋追忆虞毅

红蓉村村民王定谋属于建档立卡贫困户,妻子残疾,儿子患病。每月两次,还有每次下乡路过,虞毅总要来看看他家的果树管理和鸡鸭饲养怎么样,问问生活上有什么困难。插秧和收割稻谷的农忙季节,虞毅还要前来帮忙。2017年,王定谋家实现了脱贫。提起虞乡长,他眼圈发红:“逢年过节都要来慰问,随时关心我们的生产。果园改造的时候,他硬是手把手教我们如何养护。”

王定谋说的果园改造,是虞毅在南阳乡推动的又一次农业生产革新。

红蓉村党支部书记钱康荣介绍,南阳乡的经济作物以柑橘为主。以前主打的是椪柑,时间长了品种老化,质量产量都下降,效益滑坡明显。同时,农民们单打独斗,没有形成规模效应。

如同刚到舞雩乡工作时那样,虞毅一上任就带着农技人员开始在田间地头和市场上奔波。在扎实调研分析的基础上,2015年,南阳乡柑橘种植的品种改良有序启动。为了更好解决产销对接和生产服务问题,一个个农业生产合作社相继在指导下成立。

红蓉村村部旁边有一座上千平方米的钢棚仓库,水果收集箱整整齐齐码放得像小山一样。钱康荣说:“以前水果成熟了,都是一家一户自己拿去卖。或者,商贩上门一家一户地收。容易被压价,还耽搁时间,耽误果农采摘。你想,水果都讲新鲜,时间耽搁了更卖不起价。虞乡长来组织大家成立合作社以后,村民们就省事了。采摘的果子直接拉到合作社仓库,收购商直接开车来库房。双方的效率都提高了,价格也更公道。”据钱康荣测算,品种改良后,加上合作社模式的成熟,全村经济收入增加了上百万元。

合作社的作用不仅仅是在产销对接。在农机库里,还有不少小型农业机械,随时为村民提供服务,解决了农户小规模生产的机械化难题。

“去年夏天,虞乡长还组织我们去成都市蒲江县考察水果生产和市场营销,回来后开展大讨论大学习。真是为村民们操碎了心!没想到几个月后,正在开会商量贫困户易地搬迁集中安置的事,他就突然倒下了……”钱康荣很是伤感。

让钱康荣刻骨铭心的还有村里提灌站的建设。

2015年,虞毅上任后不到半年,下决心要彻底解决红蓉村的农业用水问题,为产业扶贫和村民增收完善农业基础设施。红蓉村地处丘陵地带,很多土地缺乏灌溉,制约了农业生产。多次考察论证后,虞毅从各方争取资金和电力支持,启动了提灌站建设。

规划的蓝图是,用提灌站把河水通过管道输送到山顶,然后利用落差,让河水通过沟渠体系,灌溉全村的丘陵坡地。上山的管道将近一公里,资金不足,请不起工程队。怎么办?虞毅带领乡村干部来到山坡上,撸起袖子带头干。看到乡长干劲这么大,村民们也纷纷前来出力。山上山下一片欢声笑语和号子声,虞毅仿佛又回到几年前在高龙村建设茶叶示范区热火朝天的那一刻。

今年,红蓉村易地搬迁集中居住点已经竣工

三年后的今天,站在山顶上,钱康荣也回到了那一刻:虞乡长正带领村民,将幸福之水引到金犍大地的山乡田野。想起易地搬迁集中安置点还有扫尾工作,他收拢思绪,向山下走去。

(责任编辑: 徐燕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