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热线:0833-2445385 13981380111 编辑邮箱:bjb_leshan.cn@163.com 广告热线:0833-2442059 QQ:360552222

如此助人

【2017-04-18 09:31】 【三江都市报】 【点击量:】>
【字号 】      打印

  封面预览

  徐宁/文 羽天/图

  老钱在家闲坐,突然有警察上门:有桩案子牵扯到你,请你跟我们到分局去一趟。老钱当时就蒙了,自忖,自己一贯老实巴交、遵纪守法,怎么会牵扯到案子里?心里不由七上八下,不知自己犯了什么法,或者是因为巧合别人的案子误算到自己头上了。

  到了问询室,警察却问:“你去年农历腊月廿八是否被人抢劫了?”

  老钱一脸懵懂:“没有啊。”

  警察很严肃:“两天前有人自首,说是那天抢劫了一个老年人,一共抢劫2223元。其中,223元是随身携带的现金,2000元是受胁迫在银行取款机取出来的。我们对那台取款机当天的交易数据进行了核对,因此查出被劫的人是你。”

  老钱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事儿啊。不错,那天晚上我是支出了这么多钱,但不是抢劫,是我自愿资助他的。”

  警察面露质疑:“资助他?这人你认识?”

  老钱说:“不认识”。

  警察问:“不认识凭什么资助他?”老钱说:“见人有难,出手相助而已。”警察说:“那就说说那晚你被抢劫、或者你好心助人的经过。”

  老钱讲述道:那晚他到一个亲戚家吃过饭,坐公交车回家,公交站下车后,到家住小区还需要步行300多米。走到一处偏僻的拐角,突然从黑暗里闪出一人:“劳驾,我需要帮助,你身上有钱吗?”老钱定睛一看,那人30多岁,身穿工装,持外地人口音,由此判断是个外来打工者。再仔细一看,此人神色紧张,还有些面色羞涩,不像穷凶极恶之人。天气很冷,他冻得哆哆嗦嗦的,心中顿起怜悯之心。不由问道:“大过年的,怎么起了这心?”

  那人说:“我也是万般无奈。年关已近,大家都操持着回家,可我辛苦一年,临了老板不见了。我无钱回家,只能找个好心人先借点。”

  老钱从口袋里掏出一卷钱:“我兜里就这么多,应该是200多元,你拿去吧。”

  那人不肯接钱,口气上显出失望:“就这么点?”

  老钱不由问:“你需要多少?”

  那人说:“我家离这儿1000多公里,这钱还不够买个单程火车票。你走吧。我另想其它招儿。”

  换了别人,还巴不得金蝉脱壳、溜之大吉,可老钱偏是个贱骨头,非但不走还往上凑:“别这样,俗话说得好,一客不烦二主。放着眼前人不用,你再找别人,这不公平。钱不够好说,我身上带着银行卡呢,正好前边不远有个取款机,咱们取点儿。”

  那人说:“这样就有点过分了,还是算了。”

  老钱说:“干嘛算了,一文钱难倒英雄汉,秦琼还有卖马的时候呢。”

  两人相伴来到一个取款机前,老钱塞进银行卡,输入密码,扭头问:“2000元够不够?”

  那人说:“500就行。”

  老钱斥责:“胡说,穷家富路嘛。再说大过年的,不得给老婆孩子带点年货?”

  那人说:“绝对不行,不然我就走。”老钱说:“好好好,就听你的,但2000元不能再少了。”

  交付了钱款,那人充满感激:“我给你留个通联,你也给我留一个你的,将来我好还你。”

  老钱说:“谁也别给谁留通联,算我做好事馈赠给你的。你们为我们这个城市出了力、流了汗,总不能大过年的有家难回。”眼见有辆出租车由远及近开来,老钱一挥手,出租车戛然而止,老钱迅速上车,说声一路平安,然后扬长而去。

  警察问:“你好像忽略了开头的一个细节,那人拦你以后,不是说劳驾,而是用一把手枪指着你说打劫。”

  老钱失笑:“哈,不过是把玩具枪。”警察问:“你怎知是玩具枪?”

  老钱说:“我当过兵,玩过真的。一把五四式手枪全重0.85千克,装满子弹的弹匣重0.16千克,总共是1.01千克,拿在手里应该沉甸甸的,而他那把轻飘飘的,掂着半斤不到。”

  警察问:“既然知道是假的,还怕他作甚?”

  老钱说:“我从一开始就没怕。我是干嘛的?侦察兵出身,虽说已经年过六旬,但制服他绰绰有余。如果把他扭送警局,他的人生从此就毁了。但我也不能抽身事外,假如我走了,他不得不去抢劫第二个人,说不定那个人会因为恋财、反抗而出现血案。”

  警察说:“这么说来,你还是菩萨心肠呢。”

  老钱说:“我这么做大有深意,主要是不激化事态,并尽力改变事件的性质,不形成暴力抢劫的既成事实和刺激对方加重犯罪的可能,给他留余地、促使他良心发现、改过自新。”

  警察说:“你还真做到了。据嫌疑人交代,他因得到你的资助顺利返家,但心里一直怀有深深的不安和歉疚,一心一意想找到你还上这笔钱。但在茫茫人海中,如何找得到一个黑暗中的陌生人?因此,他想到了自首,希望通过查询取款痕迹这个方式找到你。”

  老钱问:“他会不会被判刑?”

  警察说:“你这么为他着想,应该不算重度犯罪。肯定要给他相应的处罚,但会从轻。只是你的行为我们也不提倡。”

  老钱笑了,说:“我就是这么一个人。”

(责任编辑:绍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