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热线:0833-2445385 13981380111 编辑邮箱:bjb_leshan.cn@163.com 广告热线:0833-2442059 QQ:360552222

父亲节 写写我的父亲

【时间:2017-06-18 08:56】 【来源:乐山日报】 【点击量:】>
【字号 】      打印
  ■高士杰

  在我的印象里,父亲一直是个善良又坏脾气的人。他善良得可以把自己家里的粮食拿出去救济村里吃不饱的人,但又脾气暴躁得经常把村里的干部骂得脸红脖子粗。我的4个哥哥更是因为淘气而被父亲揍得到处藏。可是父亲对我,那真是百般疼爱与呵护。

  从我记事起,就记得父亲每次出门回来都会给我买好吃的。哪怕是两块糖块,也是父亲从自己的午饭里节省出来的。可能因为我生来就瘦的缘故,父亲总是在每次吃饭时给我夹菜。尽管我吃得很少,但是父亲还是每顿饭都把最好的菜留给我。

  8岁的时候我跟着哥哥去上学,父亲开始不同意,但是架不住我哭。上学去那天,父亲对母亲说:“让她去学几个字儿,将来能写自己的名字就成!”我开始如同蚊子吸血一样地爱上了读书,不管刮风下雨还是严寒酷暑,从来不耽误一节课。

  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父亲被诊断出肝腹水,那时候二哥一个人养我们一家子,于是父亲为我做了辍学的决定。我哭了,可是父亲这次没有再心疼我。

  1983年春天,和肝癌做了3年斗争的父亲终于熬不住了。他抓着我的手说:“琴儿,如果有来世,爹一定好好供你读书,爹知道你一定能出息。”那一刻,看到奄奄一息的父亲,我才知道什么是天塌地陷,什么是无依无靠。我哭得痛不欲生,我甚至祈求老天爷只要让父亲活着,我可以不上学不吃饭,甚至可以为他做一切。但是父亲还是走了。那年我17岁。

  今年回家给父亲上坟,晚间二哥和我谈起了父亲。他说:“咱爹是老红军,咱们是红军的后代!”“啊!”不光是我,四哥也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原来我7岁那年的春天,曾经来过一群调查父亲的人,结果被坏脾气的父亲骂得狗血喷头。那个当官的当时就拔腰里的枪,可是他还没有掏出枪,他的枪已经莫名其妙地到了父亲的手上。当时父亲用枪指着他的头说:“这要是在战场上,你的脑壳早就成敌人的尿壶了。”说完把枪顺手仍在地上扬长而去。

  二哥还没有说完,我的眼里已经充满了泪水。这就是我的父亲,直到死,他都没有告诉我们他是个值得骄傲的老红军。

  而今,当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依然觉得父亲近在身边。我骄傲我有这样一个无私、平凡、无畏而伟大的父亲,他的精神有待我去挖掘,也有待我去传承与发扬。

(责任编辑:绍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