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热线:0833-2445385 13981380111 编辑邮箱:bjb_leshan.cn@163.com 广告热线:0833-2442059 QQ:360552222

货郎担

【时间:2017-08-08 09:11】 【来源:三江都市报】 【点击量:】>
【字号 】      打印

  封面预览

  董国宾

  昔日的乡村热闹的事不多,货郎担一来,孩子们就像炸了锅,一个个揣着甜蜜的心思一下子围拢过来,宁静的村庄顿时卷起一层热浪。

  货郎又叫货郎担,也叫挑货郎。那时的乡村,卖货人挑着箱子走村串巷,卖些针头线脑和好吃好玩的小东西。这行当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乡村很惹眼,也很有趣。小孩子们手里没有一分钱,但随便找些废铜烂铁、旧塑料或牙膏皮,就能换回几样自己想要的小甜食和小玩具。那时的日子里,隔上三两天,就会有货郎担走进村子,小村庄立马生动起来,最得意的是一群疯玩的小孩童。

  货郎肩挑一个大箱子,另一头是一个大箩筐。大箱子上有一个玻璃罩,里面是一些家用小百货,火柴、发夹、小肥皂、松紧带、搓手油、顶针、小园镜,还有逗小孩子吃和玩的小东西,最常见的有花生糖、麦芽糖、甜米团和红红绿绿很是诱人的小糖豆,再就是一吹就哇哇响的小喇叭。红色塑料小公鸡,也是娃娃们最有趣的小玩具。货郎的大箩筐,盛满了从十村百户回收来的生活废物料,回去后换成钱,便可用来过日子了。

  货郎担来到村子,拨浪鼓雨点般响起来,先是“噔噔、噔噔”响两声,还来不及喘上一口气,又“当啷啷噔、当啷啷噔”地响上一大串。小孩子一个个心里直痒痒,货郎还没放稳扁担,便“轰”的一声围过去。我先是对货郎的拨浪鼓感兴趣,它一边一个小耳锤,敲得人心痒难耐,充满了诱惑和甜蜜。我左瞧又看,真想上去摸几下,刚一伸手,就被货郎阻止了。我扭头就往家里跑,很快找来一大把废物料,连姑姑剪下来的一截头发也拿过来,我终于有了特好玩的拨浪鼓。同村的小朋友兴奋地围住货郎,眼珠子滴溜溜地盯上大箱子,一转身就“咚咚咚”往家跑。这家那家的墙角和柜子,小孩童都翻了个遍,凡是能用来交换的东西都找了出来。有的用废铁块换回一个小喇叭,有的用旧塑料换回一个小皮球,还有的换回一小块糖,一个个那高兴劲儿,真像喝了蜜。有一次我很想吃甜米团,玻璃罩下那一粒粒白色的小米花,被黄澄澄的糖浆粘成一个个小圆球,真是诱人,可家里找不到一点东西给货郎去交换,于是我就心急地找母亲。母亲过日子节俭,一分钱也不舍得往外拿,嘴馋的我急坏了。这时爷爷走过来,二话没说就从衣兜里掏出一毛钱,我高兴得跳起来,心里不知有多快乐,这真是一件无法忘掉的事。

  货郎担一来,不光小孩,村里的小媳妇也会嘻嘻哈哈地走过来。她们会换一些生活上用得着的小东西,如小肥皂、衣服扣子和绣花线。那些妙龄姑娘爱美爱生活,是要打扮一下自己的,不是换把小梳子,就是换条扎头的皮筋,再就是换个小镜子和粉盒。老奶奶也一个个踮着小脚往这里赶,她们要换的,不是火柴,就是顶针和线团。在那段时光里,拨浪鼓一摇,便摇动了整个小村庄的快乐。

  时代往前走了一大步,无论城乡,物资都非常丰富,乡村的日子也越来越好。村庄的小道上,再也见不到货郎担的影子,曾经带给村民的那种快乐,只能留存在人们的记忆里。

(责任编辑:绍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