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热线:0833-2445385 13981380111 编辑邮箱:bjb_leshan.cn@163.com 广告热线:0833-2442059 QQ:360552222

大伯

【2016-04-02 10:54】 【三江都市报】 【点击量:】>
【字号 】      打印
  庞雷

  大伯是父亲的叔伯哥哥,已故好几年。

  大伯最初分配到新疆工作,后来调回到内江,再后来调到宜宾。虽然只读了中专,但大伯是我们这个家族里很有能力的一个长辈。父亲常常告诫我要多多向大伯学习。

  记忆中大伯举家初次回来是1985年的春节。那时农村信息极为不便。大伯提前两个月写信告诉我们,准备农历正月初二回来。在我们急切地盼望中,那一天终于到了。一大早,我从床上起来,嚷嚷着去接大伯。母亲说,“别急,吃了早饭再去。”我便跑到外面,溜了一大圈。再回来时,正好早饭做好了,于是几口吃完便和哥哥、姐姐们到村口去接大伯。

  从宜宾回来要坐火车,那时列车的速度很慢。我和小伙伴来到村口,一直等到中午还没看见大伯的身影。母亲唤我们回去吃午饭,吃完午饭我们又跑到村口去等。直达黄昏来临了。大伯才出现在村口。我们欢呼着奔过去,一个劲喊着:“大伯!大伯!”大伯高兴地把我抱住,转起了圈。然后从口袋里抓出好多糖,塞到我们手里。小伙伴不怕生,也跟着我们喊“大伯!大伯!”

  大伯家的雪莲姐、二哥和三姐喜滋滋地给我们讲城里的新鲜事儿。我们就像听《西游记》中的故事一样。晚间,大伯、大娘拿出钢笔和笔记本,送给我们,鼓励我们好好学习。笔记本上还工工整整地写了我们的姓名。雪莲姐、二哥和三姐,还拿出在城里买的瓜子给我们吃,那真是玉露琼浆般的美食。

  第二天,我们便陪着大伯、大娘到各家去“串门”。大伯记性很好,不管是哪家的长辈或是年龄相近的他都能准确地记起名字来。只有那些小孩子,他才叫不出名字,但说过一遍后,他也就记得了。当时,大伯还带了照相机回来,在当时的农村是很新奇的。大伯给我们拍了很多照片,留作纪念。在我的生命中,那是我第一次照相。

  农历正月初六,大伯要回去上班,不得不踏上归程。我们依依不舍地送别大伯。大伯一家人在银山车站坐着火车远去,我的心里涌起丝丝怅然。那是我稚嫩的心灵里第一次交织了这种难言的离愁别绪。

  后来的每年清明,大伯都要回来。而且每次回来都会带给我一些新鲜事儿,鼓励我好好读书。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读书,能让人明白很多不能明白的东西。那时,我觉得我有太多不能明白的东西。我想,这也许是我努力读书的原因之一吧。大伯带给我的教诲真的让我受益无穷。

  转眼,清明又至,没来由的,我又想起了大伯,想起了……

(责任编辑:绍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