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热线:0833-2445385 13981380111 编辑邮箱:bjb_leshan.cn@163.com 广告热线:0833-2442059 QQ:360552222

母亲的缝纫机

【时间:2017-04-16 08:48】 【来源:乐山日报】 【点击量:】>
【字号 】      打印
  ■ 朱红宇 周挺宇

  说起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家用“四大件”,俗称“三转一响”:缝纫机、自行车、手表、收音机,但凡有过生活阅历的人都不会感到陌生。“三转一响”是那个时代人们所拥有的最高财富,是它们伴随着百姓走过了一段能让人开怀大笑,也能使人潸然泪下的历史。因为一块手表曾经是她的嫁妆,而一辆崭新的“永久”或“凤凰”也许使他当了新郎。那时的“四大件”无疑是财富的象征,也成了人们争相炫耀的资本。那时,骑着一辆自行车在街上闲逛,其得意劲头和现在开辆宝马在菜市上买菜的心情,估计是一样的。

  上世纪70年代末,如果用当时的标准来衡量,我们一家四口可算是“小康”之家了。当教师的父亲和当医生的母亲,手腕上都有明晃晃的手表;一辆飞鸽牌自行车是父亲进城上班和采购全家生活用品的交通工具;家里那个小巧玲珑的牡丹江牌收音机,是一家人共同享用的精神食粮;唯有那台“飞人牌”缝纫机属于母亲,没有谁和她争。

  “飞人”落户我家不易——那时的“四大件”都贴着计划经济的标签,是母亲通过朋友的朋友找关系凭票买到的。相比之下,母亲除了爱惜手表(因为要准时或提前到工厂卫生所上班)就格外钟爱缝纫机了。

  母亲心灵手巧,聪慧过人,又传承了外公外婆勤俭节约的家风。在别人看来很难的事情她一学便会,尤其擅长编织、绣花、缝纫。她绣的荷花枕套,纳的奔马鞋垫,可谓人见人赞。特别是用勾针勾的彩色毛线婴儿鞋,乖巧可爱得宛如工艺品,令不少准妈妈爱不释手。最让女职工羡慕的是她的一手缝纫手艺:衬衣、长裤、短裙,冬天的、夏天的,成人的、小孩的,她都会做。不仅能缝,还自剪自裁。那时,我们一家子都没有多余的衣服,因为国家按人头发放有限的布票,不可能像现在的人家,衣柜里都挂得满满的。但父亲那两套穿着上讲台的中山装,还有我和弟弟的列宁装都是母亲很称心的作品。除此之外,母亲还利用单休日的星期天,帮助邻居和一线工人的家属做衣裳和裙子。

  有人问母亲,你一个学医的大学生怎么会绣花、缝纫?母亲说:这要得益于母校的那段难忘的岁月。当年,母亲在医学院求学时,恰逢特殊年代,已经完成学业留校等待分配的她,拒绝参与任何一派的纷争,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独自在女生宿舍按图索骥练习打毛线、绣花。至于缝纫,她是跟一名解剖学女教授拜师求教的。那名女教授是留洋归来的医学博士,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造反派勒令她停职反省。女教授母亲是一名服装师,做的旗袍在江浙一带颇有名气。她从小受家母的影响和指点,也学会了缝纫。虽然后来没继承家业而走上了从医之路,但出于对裁剪的喜爱,她除了缝制丈夫和女儿及亲朋好友的衣服外,还主动帮助家境贫寒的学生缝衣裳。

  母亲对“飞人”的感情很深,就像父亲爱护“飞鸽”一样。她不时会给缝纫机注油,再用毛巾慢慢擦遍机身,仿佛在呵护有生命的物件。

  其实,我很清楚,母亲之所以这样对待心爱的缝纫机,是因为“飞人”是母亲的好帮手,对我们家有汗马之功。上世纪90年代初,在我们家经济最困难、最需要用钱的时候,母亲上班的工厂破产了!当时,我们兄弟俩分别在上大一和高三,厂里的住房要一次性买断……母亲下岗后的生活费仅有120元怎么安排?

  曾经在小凉山原始林区艰苦环境中工作了整整10年的母亲,称得上是生活的强者。面对一般人难以接受的下岗,她没有气馁和哀怨,而是勇敢地去挑战困难,依然对全家人的生活和未来充满信心。穷则思变,年近半百的母亲打听到制鞋厂需要大批量的童鞋鞋底的喜讯后,立马白大褂换成了蓝布围裙,在家没日没夜地踩起了缝纫机。尽管酬劳微薄,除了线钱一双鞋底只赚两毛钱,但一月下来也能挣上三四百块。是母亲三载的辛劳和“飞人”的悉心奉献,让我们度过了难关。

  进入新世纪,凭票供应的时代终结了,带着鲜明历史痕迹的“三转一响”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结束了辉煌的命运。我们家的自行车没了,收音机没了,它们被汽车、电视机取代了;唯有缝纫机还健在。我们先后搬了几次家——从平房到楼房,又从楼房到别墅,每次搬家少不了都要淘汰一些东西。记得最近一次乔迁,我们兄弟提议把笨重且用途不大的“飞人”处理掉。母亲一听生气了:“她跟了我几十年,苦劳功劳多的是,我们怎么忍心卸磨杀驴?做人要懂得感恩,没有‘飞人’,你们能完成学业?能有好房好车?”母亲俨然把“飞人”当成了我们家庭中的一员。我们无言以对。

  不久前,准确的说是今年春节,母亲突发疾病离我们而去……满含悲情料理完母亲的后事,将她舍不得穿的崭新的衣物送到社区“爱心捐助屋”后,我们把母亲心爱的缝纫机从她卧室临窗处抬到了客厅里。缝纫机上铺上了一块洁白的丝绸绣帕,上面是母亲初嫁时亲手绣的傲霜的寒梅。绣帕上面摆放着一幅放大了的彩色照片,那是母亲参加老年大学歌咏比赛放声高歌的留影。母亲喜欢唱歌,尤其喜爱中国民歌,参赛时唱的是那首她经常唱的《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的经典老歌。

  睹物思人,母亲走过的一生都是故事。如今,我们每天与“飞人”朝夕相处,慈爱的母亲日长天久地和我们在一起!

(责任编辑:王君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