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热线:0833-2445385 13981380111 编辑邮箱:bjb_leshan.cn@163.com 广告热线:0833-2442059 QQ:360552222

爸妈就是家

【2017-04-18 09:31】 【三江都市报】 【点击量:】>
【字号 】      打印
  汪洋

  “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突然想起了宋代诗人李觏的嗟叹。于我而言,这种嗟叹完全不存在。想家时,我可以翻开手机相册,看爸爸妈妈留影的每个微笑,那就是我的家。

  但曾经,我却轻慢了家。

  那年大学毕业后,我年轻气盛,摈弃了父亲求人找来的一份不错的工作,听从了异地朋友的召唤,前往打拼。这种肆意妄为,让父亲很生气,指着我的鼻子大骂:“滚吧,滚吧,看你能混个什么鬼样。滚出去了,就别再回家。”

  “滚就滚,不回家就不回家。”我被赌气迷惑了心神,身在异地他乡,封闭了所有回家的念头,发誓一定要成功,不让父亲的小视得逞。随后两年里,不管生活多难多苦,我都咬牙硬挺着。在电话里,母亲多次哽声乞求:“孩子,回家吧,妈想你了。”

  其实,我也很想她。但每次想要答应时,耳边都会响起父亲那句硬邦邦的话。这时,我不是沉默应对,就是顾左右而言他。母亲幽幽地道:“你爸也挺想你的!”“他才不会想呢,我越惨,他怕是越高兴吧。”在气鼓鼓的话语后,我听到,话筒里传来了一声沉重的叹息。

  那叹息由谁而发,我当然知道,但我不想回家,不能让自己的疲惫在他面前一览无余。我的打拼并不顺利,各种艰难一波接一波,苦不堪言。想及他看到我落魄时“如有所料”的表情,我苦苦支撑着。

  但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那次,与最好的朋友发生了激烈争执,想想遭遇的各种不顺,我无所适从,选择用酒精麻醉自己。之后,我陷入了长长的梦世界——在崎岖的山路上,我瑟缩发抖,好想有间暖和的屋子。可目光所及处的那间屋子,不管我怎样迈步,总是到不了。在我就要筋疲力尽时,屋子里突然伸出一双大手,抓紧了我……

  我费力地睁开眼睛后,发现自己置身在一个白色的世界里。明白这是医院时,才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温暖地包围着。侧头一看,床边坐着的,有母亲,还有父亲。他那有力的大手正握紧我的手。

  “孩子,你醒啦!”母亲的眼睛里浸满了热泪。父亲也一脸担心地望着我。那目光,倏然解开了我如鲠在喉的结。我声音颤抖着说:“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原来,我醉得稀里胡涂时,母亲刚好打电话过来。一阵稀里哗啦的哭诉后,我陷入了昏沉沉的世界,不管母亲再如何拨打电话,我都毫无知觉。父亲一边安慰母亲别着急,一边准备赶过来。同时,他拨通我租房片区的报警电话,说明了情况。警察上门发现我昏迷不醒,把我送到了医院。经医生诊治,我喝酒太多,酒精中毒了。

  看到父母亲布着血丝的眼睛,我非常愧疚:“对不起,害你们跑这么远。”

  父亲握着我的那双手用了用力说:“出门在外,不管多忙多累,都别忘了家。无论在哪里,爸妈都是你的家。”

  父亲的话,勾起了我封闭回家念头的记忆,眼泪不受控制地奔涌而出。此后,我还在异地打拼,但再未觉得家天远地远,因为心里始终装有爸爸妈妈,他们是伴我远行的家。

  很喜欢《父母就是家》这首歌,“小时候长守在父母的身旁/父母的爱伴随我成长/爸爸是肩膀,妈妈是脊梁/养育我的恩情永生难忘/啊父母就是家,父母就是家/家伴我走过春秋走过冬夏/啊父母就是家,父母就是家/家是我难舍的地方爱的牵挂”,这些歌词,真正唱到了我心里。

(责任编辑:绍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