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833-2445385 13981380111 广告热线:0833-2442059 QQ:360552222
三峨佳丽
2017-12-10 09:15 来源:乐山日报
  ■聂浩源

  李岷峰来到窗前,今宵月圆,青山披上了一层银辉,与白日相比又另呈一番景象。他想起了董嘉川教他拜小松鼠的事,心中一动:“何不出去走走,到独秀峰上拜拜?”自入室以来,他便遵陆长青吩咐,极少外出。

  出洞后,他来到洞口罗汉松处,闭了石门,走上独秀峰。月明星稀,万簌俱寂。李岷峰对着那轮明月,又像孩童似地叩拜起来。拜得数拜,呼吸吐纳,舒坦无比。再双腿盘坐,渐入佳境。

  这时,松风吹拂,送来一声悠长的箫声。箫声清幽婉转,圆润柔和,引得李岷峰竖起双耳,凝神静听。他从小长在峨眉山,听惯了山泉鸟语,于音律可谓无师自通,颇得魏先生赏识。他想:“《乐记》言:‘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何人吹得如此洞箫?恰似‘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箫声浸入李岷峰心扉,如泣如诉,缕缕不绝,令他想起自家身世,五内如焚,回肠九转……

  他不能再安坐,清幽的箫声引导着他,迈开步履,往独秀峰下走去,想探个究竟。

  下了独秀峰,上到对面的石林山。那箫声来自莲花峰。他止住脚步,伫立不动。月夜下,箫声奏出的意境淡雅、渺远,在这夜半,尤感幽雅动情。李岷峰听得如醉如痴,渐渐地,箫音一转,化出了一股冷冷的寂寥……

  想来雪儿长年陪伴静慧女尼,木鱼青灯岂不寂寞?李岷峰想自己从小寄养在郭家,与兄妹们一块儿长大,那份欢乐好让人怀念,竟对吹箫师妹生出一丝同情。要不是自己如此身世,真想去拜望拜望,叙叙同门情谊,带给她自己有过的欢乐……

  李岷峰正自听着,突然,身侧数丈远处出现一道黑影,影影绰绰,直往莲花峰奔去!李岷峰眨眨眼,他曾听魏秀才说:“月夜吹箫,可以引鬼”,莫非真是鬼魅?若是人,是否已窥知我?想到此,心中一紧,继而一想,自觉当隐入石室中,不可露形。于是,疾步往独秀峰走去。

  来到罗汉松旁,他摆开马步,推开那巨大的石板,入得洞去,返身关上。

  第二日,晨光未露。李岷峰盘腿习练寅时功,然内心不宁,难以静习,那箫声总在耳边缭绕,眼前竟幻化出这般图景:

  月色如霜,雪儿盘坐于莲花峰的一根石笋上,身姿袅娜,月亮给它披上了一层银辉,她的纤纤玉指按住洞箫,独自吹奏。李岷峰自己的身子越来越轻,飘浮起来,被箫声所引,向她飘去。很快来到她身后,只见她那黑亮的长发如瀑布般从头顶泻下,闪烁着月亮的银辉。他伸出手掌,向那秀发抚去……

  “不好!”李岷峰暗道一声,魔由心生,行气出偏!他忙摄心定神,可是,一股躁气已然生出,于脏腑间乱窜。他赶紧起身,晃首摆腰,欲得放松,但那躁气仍不停息。他知犯了内气修炼大忌,不敢着急,缓缓出洞,来到室外林中。

  旭日初升,三峨山披金带彩。他走下独秀峰,这儿有一条欢快的溪流。他捧起一捧凉水,往头脸浇去,以平息噪气。数十次后,见溪水中有鱼儿游动,想起自己跟仙山灵猿学拳时,曾于黑龙江捉鱼,不觉笑了。细观那鱼,浑身披有五彩鳞片,悠然自得。他凝神良久,渐渐,内气方得平息,暗自责道:“李岷峰,怎地这般无出息?”

  此刻,身后传来动静,回首一望,一只老虎正蹑步偷袭,已至背后,正要扑来!四目相对,那虎却不敢上前了。原来它正是雪儿的坐骑,已认出李岷峰。李岷峰心中一颤,那股平息下去的内气陡然升起,直冲脑门!只见身后林坡上,一个少女姗姗走来。

  “喂,同门师兄,我以为你走了呢,怎地独自在这儿?”雪儿说道,笑盈盈地看着他。李岷峰忙起身,双手抱拳,慌乱道:“在下李岷峰,来这山中寻找……”说至此,发觉不妥,又改口道:“在下李岷峰,那日遇见师妹后,便去了山下场镇。今日,今日……”他一时编不圆顺,不觉红了脸,不知咋说。雪儿并不在意,“嘻嘻”笑了几声。李岷峰脸上更红,两手亦不知咋放。

  雪儿过来,问:“你是在这儿洗脸么?”“洗脸?哦,是了。”李岷峰道,弯下腰去,捧水洗脸。雪儿又笑了,问:“你一个人咋来得这么早?”“我……我跑着来的。”“你是不是知道我要来这儿遛虎……”雪儿问,调皮地眨着眼睛,抿着嘴唇。

  “不……没……”李岷峰的脸比先前更红。“哈哈哈……”雪儿突然爆发出一串爽朗的笑声。李岷峰更是心慌,道:“师……师妹,若没事,我得先告辞了。”

  说罢,他拔腿便走,走往独秀峰,却暗叫不好,又颠回身,沿溪走去。“哎,李师兄!”雪儿喊,“我在这儿遛虎,从没遇上过人。咋我一来,你便要走呢?”李岷峰停下脚步,自知失礼,回身赔不是道:“雪儿,我的确有事,还望见谅。”

  “你称我甚么?”雪儿问。“你……你不是叫雪儿么?”李岷峰茫然地答。“那是我的小名,师父才这样叫呢!你我同辈,咋能这样呼我?”少女逗笑道。李岷峰虽说受教于魏先生,装了满脑子四书五经及二十四史,却不知如何应对。“那……”他双手作揖,学着脑子中的书生模样,道:“请问姑娘芳名?”

  “本姑娘姓朱,名叫朱峨雪,峨眉山的峨,金顶白雪的雪。”朱峨雪说,颇为自豪。“好!这个名字真好!峨眉山上的白雪。”(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 王君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