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热线:0833-2445385 13981380111 编辑邮箱:bjb_leshan.cn@163.com 广告热线:0833-2442059 QQ:360552222

泥味的画境

【时间:2017-04-18 09:31】 【来源:三江都市报】 【点击量:】>
【字号 】      打印
  钟志红

  与其说笔在画上走,不如讲人在画上游。

  农民画,井研的这张名片,四溢泥土的芬芳,将田园无限的风情,定格在尺寸见方的纸页。诗情画意的大作,抖落下一鳞鳞泥屑,特写一篇篇农村变迁的华章,讲述一个个传奇的故事——

  《春阳》的温馨,向窗棂问安,递上踏春的邀请。少女倚窗远望,是在体味季节的轮回,还是重拾乡愁的只言片语?春风摇曳树梢的嫩芽、剥开花蕾的外衣,传递少女的心思,去求解万物复苏的主题:或感叹生命繁衍不息,或策划田园风光的绚丽,从来没有走出泥土边界的画者,笔端在憧憬着怎样的一往深情?可知画作十年、百年后的色泽,依然鲜活着乡村的气息,继续笑纳阳光和雨露的垂青,附丽生机勃勃的新内涵,这是一幅画一生的使命。

  《夏雨》的清新,欲洗濯老农一天的疲乏,又仿是心有灵犀的刻意,低吟家灯照亮归途的序曲。屋前的小树,隐约在雨帘的身影,不影响依偎老宅的惬意,甚至根须蠕动的跫音。渐渐,执意走下画来的蹒跚老人,不经意的咳嗽声,不影响嘴衔烟叶的星火闪动……青烟缭绕,牵挂慰藉,轻描淡写着他的表情,又像是一件透光的薄纱,保暖着老人远望亲人的深情——这,并非人气导演的情景剧,却木刻敦厚朴实的主人,不畏风雨。

  《秋叶》的性感,源自飘落的轨迹,让人不轻易察觉的笑靥,可是风的催化,还是雨的沐浴;以仙女拂绦的体姿语言,笑吟最是动情的诗句,既悠远作古又鲜活至今:当顽童如风而去,惯性地卷起地上的残叶,活灵活现地再次蹁跹——把阳光与秋风温柔地分割,挑动人的审美视力:重拾锈迹的童谣,追怀青春的浪漫,只觉得秋叶依然鲜色,彰显不古的热忱与活力——火的燃烧、血的流动,无不凸显“飘落成泥化作尘,绿魂依旧付来春”的精气。

  《冬月》的温柔,尽展静夜思的心语。月下的田园夜曲,着实的一组动词,静静地笑纳银光的垂爱、梦呓的声韵;月下竹林,一年辛勤的后记,珍藏着阳光对田地的垂爱,珍惜有蜜蜂对花蕊的一片痴情。远去的虫鸣鸟语,别离了菜花和种子,准备来年喜迎春耕的晨曦。只有原汁原味的民俗村落,嫦娥最是眷恋的家庭,有她画配诗的字字珠玑,有她红烛泪的凄美爱情……

  井研农民画,仅仅的几根线条、几抹色彩,塑造出农人的中国形象。与泥土唇齿相依,感恩的涟漪,不是人人所能分享的福气。

  雨读万丛花,人悟农民画。无论古街、古亭,还是河畔、田间,画作接地气的踏实、真善美的简单,它就那么无言以辩地素描生活的状态、纯朴的情感,颂扬新农村一路走来的变迁点滴,演唱四季如春的奏鸣曲,让我们远离名利得失的媚眼,静躺在泥土芬芳的怀里,酣睡不醒。

(责任编辑:绍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