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热线:0833-2445385 13981380111 编辑邮箱:bjb_leshan.cn@163.com 广告热线:0833-2442059 QQ:360552222

乐山大交通建设:历史的坐标 南丝路上新交响

【2015-12-28 08:25】 【乐山日报】 【点击量:】>
【字号 】      打印

  

乐雅高速 陆水互联 市交委供图

“一带一路”示意图 资料图片

资料图片

乐山港进港大道夜景高路川 摄

资料图片


  ■乐山日记者 杨心平

  陆上丝绸之路——“十三五”末,实现南到贵阳、广州,北到西安、北京,东到重庆、上海的高速铁路网联接,初步形成全市铁路运输网络;形成以乐山主城区为中心的放射形高速公路网,基本实现县县通高速。

  海上丝绸之路——乐山交通“一号工程”岷江港航电综合开发完成后,乐山将直通长江、直达海上丝绸之路。2015年实现犍为梯级实质性开工,“十三五”全面开工建设犍为、老木孔、龙溪口梯级和乐山港,适时开工东风岩梯级和宜宾段航道疏浚整治,同步建设港口集疏运网络,实现港口与岷江航道、公路、铁路、航空有效衔接。

  共生于中华文明上下五千年,乐山人文自“开明故治”已绵延三千年。交通,总是以人类活动的先行者角色,开疆拓土延展着历史的繁衍生息。

  “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诗仙李白的《峨眉山月歌》,以诗意的轻灵镌刻下南丝绸之路上的名关——清溪关(平羌关),成为嘉州乐山与丝绸之路的千年印记。

  文明延续,薪火相传。21世纪初期的今天,乐山岷江港航电综合开发宏大揭幕,“水陆要冲”将在历史的坐标上合奏新的时代交响。

  南丝绸之路,“蜀之门户”和“水陆要冲”

  早在距今2000多年前的西汉时期,我们的祖先就开通了连接东西方文明的陆上通道——著名的“丝绸之路”。

  地处岷江、大渡河、青衣江交汇之处,乐山自古就是川江上游的交通枢纽。《史记》记载,战国时期“秦西有巴蜀,大船积粟,起于汶山,浮江南下,至楚三千余里。”物流之通畅便捷,栩栩如在眼前。“舫船载卒,一舫载五十人与三月之食,下水而浮,一日行三百余里,里数虽多,然而不费牛马之力,不至十日而距扦关。”人流之通达和顺,翩翩跃然纸上。

  不仅水运发达,还有“秦时开‘五尺道’通西南夷”。秦代“五尺道”,汉代称“西夷道”和“南夷道”,亦即南丝绸之路——东端起自岷江流域,向西通过云贵高原到达缅甸,或经缅甸南部的海道西运;或经中亚转印度半岛,再通过印度半岛各港口西运。

  乐山史学研究者考证,西汉张骞出使西域,公元前126年到达大夏(今阿富汗)时,就见到了蜀布和邛竹杖,说明在北丝绸之路开通之前,南丝绸之路就已经存在。古乐山是蜀之门户:蜀道以褒斜(今汉中)为前门,熊耳(今乐山)、灵关(今芦山)为后户,这3个门户地区中,乐山处于中心,是水陆交通枢纽,可以东控吴楚、西通滇黔。

  历史轴线上,乐山是长江上游的航运枢纽,也是水陆要冲;是南丝绸之路上的门户,在蜀地贸易史上地位重要。

  筑梦“一带一路”,建设四川综合交通次枢纽

  全球经济寻求再平衡的节点时期,中国倡导并推动的“一带一路+亚投行”引发全球关注。3月28日,国家发改委、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旨在促进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

  “一带一路”站上国际新视野,开启浩荡新机遇。

  “错过一次机会就错过一个时代。”年初召开的市委六届七次全会暨经济工作会议,就新常态下乐山发展战略作出了基于主体功能区的新定位,交通继续居于先导地位,定位“四川综合交通次枢纽”。见诸会议的文字中有这样的表述——“乐山地处三大经济区结合部,是全省重要的旅游城市、成都经济区唯一的港口城市,具备建设次枢纽的条件。要坚持以交通为先导,以城市为核心,加快推进‘千亿交通工程’和‘双百’区域中心城市建设,构建水、陆、空、运一体化的交通运输体系和‘一核多极’的城镇体系,在发展通道经济、临港经济、临空经济上占得先机。”

  这一新定位跳出交通看交通,既彰显人本理念,又体现了区域协调发展思维。交通先导,旨在“导”出区域内部、区域之间的基础互通、经济发展、人文交流,最终实现共同发展。

  落地呼应,《乐山市“十三五”交通运输发展规划》(送审稿)已于3月出炉。新起点上的综合交通蓝图,无论外延、内涵、层次都前瞻大势,水、陆、空、运一体化的交通运输体系,互联互通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

  陆上丝绸之路——“十三五”末,实现南到贵阳、广州,北到西安、北京,东到重庆、上海的高速铁路网联接,初步形成全市铁路运输网络;形成以乐山主城区为中心的放射型高速公路网,基本实现县县通高速。

  海上丝绸之路——乐山交通“一号工程”岷江港航电综合开发完成后,乐山将直通长江、直达海上丝绸之路。2015年实现犍为梯级实质性开工,“十三五”全面开工建设犍为、老木孔、龙溪口梯级和乐山港,适时开工东风岩梯级和宜宾段航道疏浚整治,同步建设港口集疏运网络,实现港口与岷江航道、公路、铁路、航空有效衔接。

  趋势的洪流滚滚而来,乐山打造水陆空综合交通枢纽的机遇意识空前强烈:“抢抓国家实施‘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等发展战略,国家振兴内河运输、倾斜支持西部地区交通建设等重大机遇,紧扣大项目、开展大攻坚、实现大突破。”“ ‘十三五’时期,继续把大交通建设作为提升区位优势、促进经济增长的基础,决定乐山未来命运的关键工程狠抓落实,举全市之力,集全市之智,再奋战5年,基本形成综合交通枢纽。”……

  陆海链接,天地壮阔。承接“水陆要冲,丝路门户”的历史光芒,搭载“一带一路”的浩荡契机,乐山必将谱写综合交通枢纽建设的新辉煌。

  商业文明早慧,通道经济续写千年熙攘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边陲大漠壮阔雄奇的景象,定格在唐诗苍茫壮丽而又温婉宁静的意境里,成为后世人们对陆上丝绸之路的曼妙怀想。

  据守“水路要冲”的乐山,与丝绸之路渊源深厚,商业贸易可谓早慧。早在两汉时期,乐山农土产品即有“武阳买茶,杨氏担荷”的熙攘,更有邓通冶铜铸币“富甲天下”的巨富,古南方丝绸之路便经过这里。至唐宋,乐山经济繁荣,纺织、造纸、印刷、制茶、陶瓷生产等工艺水平较高的手工业逐渐兴盛,嘉定丝绸远销巴蜀之外,进而通过丝绸之路销往国外,“水波绫”、“绢锦”、“鹅溪绢”等成为贡品。到清代,以农副产品加工为主的现代工业兴起,“商埠之盛,甲于川南”。

  循着历史悠长深邃的足迹,我们可以大致梳理出乐山商贸与南丝绸之路的关联:南丝绸之路通过陆路进行对外贸易,起点是成都,到乐山后分道,继续往南沿着岷江而下,称为南夷道;往西走,沿大渡河而上,称为西夷道。乐山处在南夷道与西夷道的岔路口上,是丝绸之路陆路出蜀的门户。

  早慧,意味着勇气和智慧。史料记载,南丝绸之路乐山清溪驿道,是岷江沿岸通向缅甸的主干道。和平时期,丝绸贸易从这里经过;战争时期,商人们通过南夷道到达云贵高原,再去缅甸。即便是在战争时期,商人们也可以通过清溪驿道旁的牦牛道、沈黎道这样的支道,绕过战区进行贸易。牦牛道起自凤凰堡(今属荥经县),经清溪、九寨、越西、南诏,到达缅甸;沈黎道则起自凤凰堡,经清溪,沿大渡河进入泸定,到达吐蕃(今西藏)。

  丝绸之路搭载通道经济,挥洒乐山人的创新觉悟和创业精神。乐山企业在现代早期资本市场的表现同样出色,乐山也是全国首批对外开放城市。

  “一带一路”愿景宏大,乐山商业闻风起舞。今年3月,峨眉山金威利运动用品有限公司投资5万美元,在英属维尔京群岛设立“金威利(维尔京)贸易有限公司”,作为国际贸易和国际支付结算平台。4月,福华通达公司通过其境外全资子公司新加坡“福华农化国际贸易公司”,拟投资并购澳大利亚“纽发姆有限公司”部分股权正在洽谈中。这是福华继2014年在中国香港、新加坡分别投资1041万美元、390万美元,设立“福华有限公司”和“福华农化国际贸易公司”作为国际化贸易交易平台、资本运作平台后的又一大动作。

  接力金威利、福华“走出去”,乐山振静股份有限公司继2014年投资980万美元在澳大利亚设立“ZHJ工业私人有限公司”作为原皮采购及国际化贸易交易平台,澳大利亚第2个并购项目也已进入投资考察洽谈。

  近年活跃的身影中,我们还看到诸多“黑马”:马边黑马矿业公司投资240万美元在法国设立“丽夏航空简易股份公司”,并购法国丽夏飞机公司占股17%;乐山市金正天和投资有限公司投资230万美元,在英属维尔京群岛设立“天泽国际有限公司”作为境外投资平台;四川巨星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投资200万美元在香港设立“吉祥源投资有限公司”,参股尼日利亚中矿国际有限公司15%股份,共同开发稀土矿;乐山佳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投资950万美元在肯尼亚设立“佳域投资有限公司”,从事房地产和商业地产开发……

  “走出去”与国际资本同台竞技,通道经济续写商业文明的千年熙攘。

(责任编辑:秦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