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833-2445385 13981380111 广告热线:0833-2442059 QQ:360552222
[我是乐山人]魏亚兴:帮助近20000人找到家
2018-05-17 08:09 来源:乐山日报
  
魏亚兴(左)和滞站人员交流
  ■ 记者 甘国江 文/图

  “救助是一门技术活,不仅需要热情,更需要技巧,要因人施策、因人施救。”这是市救助管理站业务科科长,52岁的魏亚兴对救助工作的认识和见解。

  1990年,魏亚兴从部队转业回到乐山,在市收容遣送站(市救助管理站前身)从事救助工作,这一干就是28年。28年来,他成功帮助近20000名受助者回家与家人团圆,成为市救助管理站名副其实的业务能手。

  花费1年多时间为老知青上户

  2006年的一天,市救助管理站来了一位寻求救助的老人。老人自称叫程金万,70多岁,曾是市中区全福乡红旗村(现市中区全福镇红旗村)知青。1981年,根据当时的政策,程金万本可以回到中心城区某单位上班,但当时会驾驶拖拉机的他觉得开拖拉机更挣钱,于是带着个人身份信息偷偷跑到了甘孜藏族自治州,找了一份开拖拉机的工作。

  后来随着时代发展,程金万的拖拉机驾驶已不能成为一门挣钱的手艺,丢了工作的他只有四处打零工糊口。2006年,已经70多岁的程金万决定不再四处漂泊,回到了户籍地乐山。可他回来后才发现,由于当年自己带走了个人身份信息,他的户口早已被注销。而更麻烦是,当年他带走的身份信息也丢失多年,他成为一名“黑户”。

  “由于没有户口,很多政策我们都没法帮他争取。”魏亚兴在了解到程金万的具体情况后,一边安慰老人在市救助站安心住下,一边开始张罗着为老人恢复身份。

  解铃还须系铃人。魏亚兴首先跑到市中区档案馆,从数十万份档案中找到了程金万的个人档案,证实了其“原籍市中区”的说法属实。随后,魏亚兴又按照派出所的要求,来到全福镇红旗村询问村里的老人,核实程金万是否曾为该村知青。经过多次走访,魏亚兴终于找到了几位还记得程金万的老人,他们都愿意为程金万出具相应的证明。

  花费1年多时间,收集齐所有证明材料和户籍资料,魏亚兴最终帮助程金万老人恢复了户口,并帮他争取到了城镇低保和公租房,让老人在古稀之年终于有了一个像样的家。程金万老人拉着魏亚兴的手,不停地感谢,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帮助近20000名受助者圆“团圆梦”

  “程金万老人能够老有所依,是我最大的幸福。”在魏亚兴看来,来救助站求助的人都是遇到了难处的,不管于公于私,他都应该尽力帮一帮,“我个人的力量肯定有限,但是只要尽心尽力,也就问心无愧。”

  带着这句“问心无愧”,28年来,魏亚兴走村入户,走遍了全国多个省市,山东、安徽、浙江、云南、贵州等地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而在魏亚兴足迹所至的地方,在外漂泊3年多的邱明明(化名)从山东回到了沐川老家,在乐漂泊的13岁男孩陈强(化名)回到了浙江亲人家中,5名身无分文的农民工在大年三十顺利回家,在外漂泊近10年的汤秀兰终于回到了安徽巢湖老家,毫无身份信息的李东(化名)回到了河北,30多岁就失去户口的市中区悦来乡人周洪友再次拥有了户口……

  28年来,通过魏亚兴和同事们的努力,近20000名流浪、求助人员重新回归家庭。尤其是那些身患残疾和有智力障碍的流浪者,他们的回家,让一直悬在家人心中的不安和担忧终归平静。

  总结出救助工作“三大法宝”

  今年5月8日,作为市救助站今年的重点工作之一——“人脸识别”行动全面启动,有着多年寻亲经验的魏亚兴再次肩负重任,负责对那些比对相似度较高的人员进行进一步核实。

  通过“人脸识别”系统,当日便比对出了10余名相似度达到90%以上的受助者。“估计很快就有初步结论了。”魏亚兴的自信来源于“朋友圈”。从事救助工作后,魏亚兴发现,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而救助工作范围广、业务量大,如果完全依靠个人“亲力亲为”,效果非常有限。慢慢地,魏亚兴养成了多交朋友的习惯。不管到哪里,魏亚兴都喜欢留下别人的联系方式,从最初的通信地址到电话号码,再到微信,“现在微信更方便,加为好友后有事没事聊聊天,感情好了,以后托别人帮忙找一找人就方便了。”魏亚兴说。

  在多年的救助工作中,魏亚兴还总结出了另外两样救助“法宝”:懂方言、会相面。

  由于救助工作的特殊性,很多受助者的信息都是一片空白,并且也很难问出有效信息,所以魏亚兴在工作时多留了个心眼,学习从全国各地来的受助者的语言。“现在我大概能够听懂20来种方言,包括新疆、安徽、青海、云南等地的方言。只要听懂了他们的语言,然后再通过短视频的方式传送给当地的救助站,就能够初步确定受助人员是某个省、甚至某个市的人,帮助其回家的希望就会大很多。”魏亚兴说。

  会相面则是通过对全国各地居民长相的不同,去初步判断受助人员可能来自哪个地方。比如山东人普遍身材高大、骨骼较粗,而甘肃人则脸型偏长、皮肤较黑……

  今年3月,河北省衡水救助站送来了一位自称是沐川县的受助者,但是刚送到市救助管理站,魏亚兴就初步否定了来人是沐川县人。“这个人虽然不高大,但是骨骼却很粗,脸型也不像我们四川人。”后来在询问过程中,魏亚兴从其口音猜测其为山东人,并最终得到确认。

(责任编辑: 童翠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