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833-2445385 广告热线:0833-2442059 QQ:360552222
陈贤君“黑白”世界里的浪漫情怀
2020-04-12 08:06 来源:乐山日报

 

 陈贤君近照

 

 陈贤君作品之一

 

 陈贤君作品之二

 

 

 陈贤君作品之三 本文陈贤君作品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 记者 杨心梅 文/图

  人物

  陈贤君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乐山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嘉州画院一级画师。2000年,参加中国美术馆晋京书画展;2002年,有作品入展首届中国书法“兰亭奖”大赛,参加香港民俗书画展;2004年,四川省郭沫若艺术博物馆落成书画展收藏其作品一件;2005年,参加四川省首届临帖临印书法篆刻大赛获优秀奖(最高奖);2006年,参加四川省第五届少数民族艺术节书画、摄影展,获书法三等奖;2007年,被市政府授予“郭沫若艺术奖”三等奖。

  印象记

  拜访陈贤君之前,记者有些忐忑是否能顺利找到他的家。但看到整层楼只有一扇门外贴着“欢天喜地度佳节 张灯结彩迎新春”的手写对联,记者一下子就确定了目的地。未见其人,先看其字,这幅对联字体飘逸、行云流水,笔触有虚有实,给人的第一感觉便是迎面而来的喜悦之情,主人家应是一位严谨中带着一些狂放,颇有些李白风格的人。

  果然,交谈之中,陈贤君一边谦虚着“我们这个年代的人,哪懂什么浪漫”,一边却又在不经意间透露出些许生活和艺术上的情趣巧思——沙发边的矮几上、电视柜的一隅,鲜嫩的绿萝和粉色的花束错落有致,别有意趣;书房堆叠着字帖、藏书和字典的书架上,摆放着一排排或胖或瘦、造型各异、颜色风格迥然不同的陶罐、石头;练字台上,以乐山汉代崖墓出土陶俑为蓝本造型的摆件,让黑白分明的桌面有了一些亮色。

  陈贤君的练字台上,整齐收放着数十枚印章。他告诉记者,其中最爱的一枚闲章是“法贵天真”。看着这枚印章,记者真实感受到,有时候浪漫并不一定需要惊天动地,就像书法,只靠一笔黑墨,但却有骨、有筋、有血、有肉、有精神。

  对话

  记者:请问您是如何和书法结缘的呢?

  陈贤君:这件事情其实有些“歪打正着”。我的经历和很多“幼而学”的书法家不同,我接触书法的时候已经30多岁了,可以说是出道甚晚。当时我被分配到区文化馆工作,那是个文化气息很浓厚的地方,一方面吸引我积极向学,一方面也确实需要我有一技之长。我报考了由河南书协举办的书法函授培训班,一头栽进了书法的海洋,徜徉其中30多年。虽然开始几年因为要承担养家的重担,有过停笔,但因为“入了迷”,最终还是没有放弃,坚持了下来。

  1999年,乐山举办首届四川书法家协会培训班,我有幸入班学习。在专业老师的悉心指导下,系统了解中国传统书法的精华,算是入了门。因为自觉不足之处还有很多,所以对相关知识很上心,被不少同行戏称是块“海绵”,读帖、对临、背临、意临一步不落,并在此基础上进行创作和教学。我想,我的经历也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任何事情你在做的时候不知道结果如何,但坚持做,总会有收获。

  记者:您觉得书法作为一种艺术表现形式,它能传递出怎样的情感呢?

  陈贤君:每一种艺术形式,都是能传递情感的,书法也不例外。尽管书法是白纸黑墨,但这种黑白的艺术,也讲究虚实结合,阴阳相交,是一种对抗中的统一和谐。虽然书法爱好者在练习书法时,各种字体都有所涉猎,但是性格不同的人,一般擅长的字体不一样,在创作的时候,也会有自己的风格凸现。

  而且往往我们在创作一幅书画作品的时候,也会因个人的情感偏好、字体风格和当时所见所思而有不同的呈现效果。比如我之前对林逋的《宿洞霄宫》进行创作,当时已经是深秋,整个肃杀萧条的气氛也比较浓厚,所以我在创作的时候,着浓墨的地方就比较多,整个字面看起来相对比较沉重,有一种很肃穆的感觉。

  同时,书法还是一种节律性运动,横竖撇捺弯钩的组合是一种动势的美,这和音乐、舞蹈一样,是运动的。书法可以是一挥而就的,也可能是在反复思考中提笔、落笔的。

  记者:您的书房里有很多藏书、字帖和字典,书法创作是一件非常需要积累的事情吗?

  陈贤君:这个是必然的。刚刚我也说到,我在书法创作上起步较晚,入门较迟,自然觉得还有一些遗憾,加上幼时家境贫寒,对国学了解甚微,在书法创作上有时会觉得力有不逮,而且对书法界大力提倡的“白书诗书”方面还有所欠缺,我也在持续不断地学习中。

  书法博大精深,我也一直信奉“技法在先,艺术在后”,要有出彩的作品,必须要有扎实的基础功底。一幅作品创作之前,你得对是用什么字体、要用简体字还是繁体字,字字之间留白多少等等有所思考,争取“胸有成竹”,这都离不开不断地学习。单单炫技,不过“江湖书法”。

  现在,我每天练字的时间都会在五六个小时之上,并坚持阅读。我觉得,踏踏实实地练、学、做,才能在提笔的时候不露怯。这让我想起了当年练习书法时有过的一件趣事,因为工资低,还要养家糊口,并没有多的余钱购买宣纸,只能把文化馆里的报纸带回家练习,而且每一张报纸都是正面反面地写,根本舍不得丢。后来,馆长了解到我的情况后,特意跟我说,报纸只要没有重要的社论或者是文献,我可以随便拿。正是因为有他的支持和鼓励,我才能坚持不断地练习,一直走到今天。

(责任编辑:徐燕妮)

乐山发布 懂你,懂世界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