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色彩
2022-07-04 来源:

王玲

阿明是个盲人,也是个怪人。

说他怪,是有理由的——他竟喜欢摆弄花草,这是极为稀奇的,而且很多时候从早到晚都泡在小花园里。毕竟你从不会见有哪一个盲人热衷于打理花草,而且打理得如此起劲,如此投入身心——可阿明偏是,尽管他是个盲人。

小区里的邻居是有打趣他的:“阿明,你却晓得这花什么颜色的吗?”

“晓得的,晓得的,这盆是红玫瑰,那盆是白百合······”阿明一下子热情地说开了,然后便是一系列如数家珍,引得众人惊叹,这么多花呀,茂茂盛盛地摆上一露台,你便叫个正常人来也没几个认得全乎,可阿明偏认出来了,还如此轻松——要知道他可是个盲人!

如此一来,自然是有人好奇,问他到底是咋个记得的。这种时候,他便先是摇头笑笑,什么也不说,然后一根手指指了指胸口,似乎毫不在意地说着:“都放在这儿哩。”那神色好似是个什么天经地义的理儿一般,之后便又乐呵呵的去浇花了。有几个见过阿明浇花的,在跟别人说起那情景,都是一脸的不可思议,“我简直忘了他是个盲人。”这已是人们能想到的最高评价。或许在那一刻,阿明的眼里当真是印上了花,那五彩的颜色就那么一径地印上了他心头,而且是会印满了。

照理说来,阿明看不见东西,花养得再好,似乎也成了无用功。可阿明不这么觉着,他说养花,并不是出于看的,是用来感受,是能叫自个儿心里舒坦的活,于是便一直做下来。

都这个样子了,再不给日子添点盼头,神仙也甭想过下去。这是阿明的原话,小区里的人都记着,而且他们记得更清楚的是,说这话时,阿敏眼里定当是闪过一股子奇异的光,那光,灵动,轻巧,是一种从不在哪个人眼里看到的光,但偏在阿明眼里瞧见了,偏在这个盲人的眼里瞧见了,而且瞧得那么清晰。

又是一年春天,本来今年春天该和往年一样温暖和煦,可是突如其来的疫情却如一枚弹片,将所有的美好划破,划个稀碎。

小区封锁了,人人都笼罩在恐惧之中。焦躁,不安,彷徨,无数的负面情绪逐渐蔓延开来,吞噬了人们心中对春天的希望。分明身处暖春,却心如寒冬。在这种时候,人人自危,再要好的邻居却也疏远了,纷纷锁上了冰冷的房门。这比病毒更可怕的寂静啊,蔓延在小区里,占据了人们的心……

可是,忽然有一天早上,小区里的人们陆陆续续听见了一阵敲门声。每一个人都紧张地从猫眼向外看去——没人,再戴好口罩,小心翼翼推开门,只见家家户户门口一盏开得娇艳的鲜花就那么静静地放置着,无一例外。正值春季,那花开得是多么可爱,像极了婴儿的笑脸,看着可真叫人心里舒坦。一下子,疫情的恐怖似乎猛地淡了,娇人的花儿啊,将人们一个个带回了春的幻境之中。

业主群里一下子炸开锅,这花究竟是谁放的呢?没一会儿,一个业主一扣脑瓜子,一下子反应过来——阿明家的!

人们哪能忍住不问呢?阿明的电话叮铃铃响起来,接起电话的阿明只是憨憨地笑,好半天才不好意思的说着:“我就是想着给大伙儿的日子添点盼头嘛。”

谁也不知道,阿明究竟是怎样将那一盏盏花草搬到每家门前的,毕竟,他可是个盲人呐!

小区里的人都神色复杂地看着阿明送来的花,那个看不见春天的人送来的最鲜艳的花。阳光洒上,那春的色彩,便忽地从中绽放开来,驱散了所有阴霾,在一瞬间,那花开得娇艳灿烂,美得不可方物。

(编辑:杜冬丽)

乐山发布 懂你,懂世界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