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学良:91岁老军人的“战时记忆”
2021-11-14 来源:乐山日报

  口述:李学良 整理:记者 唐诗敏

  人物

  李学良,1930年出生,河南省安阳市内黄县人。1949年5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0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原四川省军区乐山干休所政委,正团级。先后参与解放乐山战斗、平息凉山武装叛乱,荣立二等功。编著《开辟凉山的伟大实践》(再版更名为《难忘的岁月》)荣获乐山市2014年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荣誉奖,并主编《沧桑岁月》刊物。

  奋勇歼敌“解放乐山” 定居乐山倍感幸福

  1949年12月16日3时许,143团沿乐夹公路向夹江前进,在离开棉竹铺不远处,我军突遇敌军约2个团前来增援。对方开始以猛烈炮火发起攻击,企图打开通道。经激烈战斗,敌军自知无法抵挡,掉头溃逃。我军边追边打,一路激战,在进至夹江途中,俘敌700余人。我军牺牲一人,负伤两人。

  抵达夹江时天未黑,团长左良在高处用望远镜观察地形时,发现西南河沟树林有人影闪动,他让一营派部队前去搜索。1连刚出西门,俘敌12人,并从俘虏口中得知西门外河边尚有敌军一个炮兵营未及逃走。1连8班长褚家保闻讯后热血沸腾,立即带部队追去,直冲敌营,活捉敌军炮兵营长,一举俘敌300余人,缴获山炮9门,骡马20余匹。

  乐山的解放,是用先烈的鲜血和汗水赢得的,他们为了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如今,我落脚乐山,乐山就是我的家乡,我感到很幸福、很光荣。

  “流亡学生”饱尝辛酸 立志参军报效国家

  在我们那个年代,要完成学业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我出生于农民家庭,祖祖辈辈都不识字,初中时期家里只能为我勉强凑出半年学费,所以我不得不在学校里做校工,靠搬砖、修房子挣学费。

  1947年5月,我就读的安阳斌英中学和其他几所中学的师生被安排在“河南第二联中”(1947年成立时名为“河南省立临时第二中学”,1949年更名。以下简称“二联中”)。校部设在一所小学内,学生住在破庙、窑洞或百姓家里。

  1948年7月,二联中迁到南京。在此前后,随着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被国民党当局胁迫、诱骗迁到河北、河南、山东、安徽等省的学生已经成千上万,造成了当时特有的“流亡学生”现象,而我就是其中之一。

  大批“流亡学生”随校迁至南京的目的只有一个——读书。但是,当我们抵达南京之后却发现,读书无望、前途渺茫,这才意识到受骗了。我们不甘心、愤懑不已,开始合力走上一条自发的斗争之路。我们看清了国民党的虚伪无能,在公共汽车、火车上,甚至是电影院,只要说一声“我们是流亡学生”,就可以免票通行。

  “流亡”的经历充满了愤怒与无奈,我们常常食不果腹。为了糊口,同学们不得不把发来的冬服布料换成橘子、鸡蛋等农副产品,冒险爬到火车顶棚上,跑到上海、杭州去卖。我们为了生计四处奔波,甚至被拐骗、遭殴打,年纪轻轻就尝尽了人世辛酸。

  1948年9月,二联中迁往浙江衢州航埠。

  1949年5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6军第48师过江后进驻浙江江山休整,闻听衢州航埠有一批豫北学生正走投无路,师政治部主任李苏波于是率工作组接收了学校。经短期教育,愿意参军的师生留下,不愿参军者则领路费各奔前程。二联中300多名学生兴高采烈地参加了解放军,而我被分到143团宣传队,很快就豪迈地踏上了解放大西南的征途。亲身经历让我深深意识到,中国共产党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所以1950年5月,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凉山平叛”历尽艰辛 不畏牺牲完成任务

  1951年2月,143团由乐山进军大小凉山,同时开启了我在凉山的32年。

  1956年12月初,美姑县天喜地区实施民主改革平息武装叛乱,经我军清剿,大部分叛匪已被肃清,唯血债累累的叛匪头目恩扎列日仍不思悔改。他网罗50余人,在天喜地区站不住脚就逃窜到洪溪县地界,盘踞在老林内继续为非作歹,杀害群众积极分子,袭击挖西、小哈古两乡工作队。凉山军分区驻谷堆第一前方指挥部决意除恶务尽,限6连于20天内消灭该股叛匪,我在6连也参与了此次行动。

  领导们经研究认为,根据叛匪的活动、居住特点,应从后山摸进去,以近战、夜战为好。但这一行动困难大,时值冬季,天寒地冻,冰雪覆盖,根本无路可寻,夜间行动,就更难把握弄清叛匪的准确位置。战士们听后,纷纷写请战书,表示不怕艰难险阻,坚决打好天喜地区最后一仗。

  这天上午,我们从天喜出发,计划第二天拂晓打响战斗。进山后发现,那里是一片漫无边际的原始森林,高大的杉树遮天蔽日,地上全是竹林灌木,长年掉落沤烂的枯树叶一尺多厚。我们踏着冰凌积雪,时而行进在山梁草丛,时而进入深沟林海。夜幕降临,眼前一片模糊。大约夜行30公里,天色微亮,我们原以为离敌尚远,这时,八班班长赖家和发现异常,突然从我们身后冲上来说:“前面有情况,八班跟我来!”边说边将指导员和我一把推开,带领全班从我俩左侧冲上去。殊不知这时,敌人已瞄准了行进在队伍前面的指导员,瞬间,赖家和被埋伏在草丛中的叛匪暗哨开枪击中头部,随即倒下,血流如注。九班班长黄金荣跑上来一把将赖家和抱在怀里,壮烈牺牲前的赖家和竭尽全力喊出:“为彝族人民奋斗到底!”

  战斗打响后,我们冲出老林,迎面出现一片开阔的丘陵地带。一众叛匪看到解放军如神兵天降般冲来,顿时惊恐万分。他们发现已无法再钻进老林藏身,只好就地卧倒向我们开枪。激战中,忽然从匪徒方向传来半自动卡宾枪的连发声,大家当即判定这必是匪首恩扎列日。部队立即集中火力向其开火,一举将其击毙于一棵腐朽的大树桩后面。

  众匪见匪首已死,随即停止抵抗,放下武器投诚,战斗持续不到半小时便告结束。这时,当他们知道解放军是为解放奴隶才来战斗的,随即亲密地围拢我们,喜笑颜开,亲如家人。

  编著《难忘的岁月》  历史留影告慰先烈

  1957年底,凉山平叛结束。

  1959年9月,凉山军分区抽调我和另外7名同志组建《平叛战史》编写办公室,力求将这段历史留存于世。没想到,当我们在1960年10月完成初稿后,由于班子成员有较大变动,这一书稿便搁置下来。

  由于历史原因,废除凉山奴隶制这场伟大历史变革中的军事史未对外公开,留下的史料甚少。目前,原写作班子在世的唯我一人。

  为了抢救这段历史资料,我从1992年开始以143团事迹为例证,结合自身参与编写《平叛战史》的草稿内容,历经28年努力,走访百余名当年的亲历者,2011年写出第一版本。后又两易其稿两次再版,2019年定名为《难忘的岁月》。这本书浸透着我对凉山的深切眷恋,如能对这段历史的留影有所裨益,也算了了我的凉山情结。

  只有了解凉山是怎样从奴隶制社会走过来的,才能更深刻地感受凉山如今摆脱贫困,实现“一步跨千年”的深远伟大的历史与现实意义。这正是当年凉山老兵历尽艰辛、梦寐以求的,忠骨葬青山的先烈们,天若有灵,当含笑九泉。

(责任编辑:杨田甜)

乐山发布 懂你,懂世界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