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833-2445385 13981380111 广告热线:0833-2442059 QQ:360552222
峨眉山的额头在闪光(外五章)
2018-09-09 10:53 来源:乐山日报

  ■徐澄泉

  峨眉山还在峨眉山那里。

  峨眉山上的白雪,还在峨眉山的白雪里。

  那个写《峨眉山上的白雪》的人①,他在哪里?

  浴着一生一世最爱的月光,雪一样继续白着,比雪更白,比月更白,直至化成银霭、紫烟和春水。他在另外一个除了白还是白的虚空里,就着浩浩荡荡的大渡河水,在雄壮的山崖、在常绿的山野、在布满乱石和荆棘的河滩,抒写“滔滔不尽的诗篇”。

  他是峨眉山上的魂。

  这个背井离乡的游魂啊,他是否认识我们这些迎迓他的故人?我们站在故乡的村口,排列成峨眉山下一座座错落有致的丘陵,翘首盼他归来。他是我们“伟大的苍凉”,我们是他“寂静的家园”。

  那就让我们记住他!而且,随时想念他——

  此时,他就站在峨眉山那最高的山巅。他是峨眉山上的白雪。

  此时,我在峨眉山下,匍匐在早晨八点半的春光里,以虔诚的姿势再次仰望一座山峰。我看到了金顶的光芒,那是峨眉山的额头在闪光。

  ①《峨眉山上的白雪》,是中国现代文学巨匠郭沫若抒写故乡乐山的著名诗篇。文中所引,为《峨眉山上的白雪》诗句。

  【七里坪:鸟鸣涧】

  山居数日,悠闲的的日子,总被山涧泉水湿透。

  那些叮咚作响的透明音符,那些纯美静谧的曼妙诗章,把我的恶梦和积淀日久的污垢,清洗得干干净净。我干净的大脑和内心,堪比山巅的阳光、白云和清风。

  一身轻松回到早晨。推开一扇木窗,一条如练的丝绸飘落在我眼前,抖落一地水珠。玲珑剔透的水珠,隐藏着翅膀的小小精灵,轻轻地,轻轻地,从梦中飞出,飞到我身旁。

  “早上好!”

  一声亲切的问候,仿佛犹在梦中,我分明听到了啾啾的鸟鸣。

  【桫椤湖:一叶巨大的绿肺】

  其实是一叶巨大的绿肺!

  桫椤湖,静静躺在马边河下游的河面上。仰望天空,一片澄明。一只燕子飞过,撒下几声呢喃。几只大雁掠过,投下一行影子。阳光布满远山,近水一抹斜阳。渔翁荡桨,浣女歌唱。渴了,累了,掬起一捧碧绿的水,沁心地凉。

  桫椤树,紧紧偎在桫椤湖的胸怀里。博大的桫椤湖,慈爱的桫椤湖,曾经养育过多少恐龙,正呵护着多少桫椤?50多万株桫椤树,又能哺育多少恐龙?

  我没有看到任何一只恐龙从此出没。那些如山似海的桫椤树,身姿优美,芳名动听,像历朝历代失宠的宫女,孤寂地打发着时日。多少万年了?她们仍然活着。即使失去恐龙的宠幸,也仍然坚持活着。这种恒心和毅力,人类没有!动物没有!其他植物,也没有!

  什么力量,给予桫椤树如此顽强的生存勇气和意志?

  其实就是一叶巨大的绿肺!

  【李白的清溪】

  清溪是一条碧绿的河,清溪是一泓纯净的水。清溪河水从小凉山深处流淌而出,天然去雕饰。

  清溪是古代犍为的一个驿站,清溪是一个繁荣的水码头,商贾渔人樵夫农妇,往来亟亟。

  诗人李白从峨眉山上慕名而来,秉着峨眉残月的清辉,寻着远去的篷帆,踏入满径菊花,撞落一头露水,到清溪,迷了路。

  李白忽然想起一个朋友,想见见他,叙叙旧,酌杯论盏,狂笑高歌,成就一段诗酒人生,度过这个悲凉的秋,待明年春暖花开时,再奔前程。

  思君不见。李白的朋友沿着马边河水,或者向上进了大山,或者向下去了渝州。冰冷的月亮,又从峨眉山上泼下来,搅乱一河秋水。

  樵歌自城外响起,桨声欸乃不止。

  【孟获拉达的早晨①】

  比黎明起得更早。

  在马边河清澈的水波里,他们汲水,垂钓,浣衣,搅乱了小凉山最后一缕月光,把孟获拉达的最初一片晨雾,撕开。

  河边的卵石杂乱无章。他们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有条不紊,并借助一条睡眼惺忪的大鲵之口,向又一个赶往河边的人,献上赞美之辞——

  瓦几瓦!瓦几瓦!②

  这一切,都在梦中进行着。

  只有一个叫做孟获的老彝人(他老得不能再老,像一只沧桑的老鹰),用嶙峋的鹰爪,拨开群山与雾障,拨开传说与史籍,用敏锐的鹰眼,看见了。

  ① 孟获拉达,彝语,意为云雾的那边,指马边彝族自治县。② 瓦几瓦,彝语,“好”的意思。

  一朵叫刘云溪的茉莉

  [题记]刘云溪,清同治光绪年间犍为清溪一带著名女诗人。她是清溪的花神、美神,犍为“清溪花海”的守护神。

  我一眼就认出了你。

  在亿万朵茉莉中,我一眼就认出了你——清代少女诗人刘云溪。

  你藏在十里花香的最深处,拈花微笑,吐气馥郁。

  你是一株茉莉的小家碧玉,你是万亩花海的大家闺秀。

  在幽深的清代丛林里,你把茉莉花朵串成花环,戴于胸前,佩于手腕,让那些爱花的美男子,渴慕不已;让那些爱美的美少女,嫉妒非常。

  “奇葩片片逐香尘,社鼓饧箫闹玉津。”

  清溪少女诗人刘云溪,一语成谶。

  多少年后,犍为人爱花成俗。从玉津到清溪,遍植茉莉。十个刘云溪,百个刘云溪,千个刘云溪,方圆二十里,素手扰绿浪,香波随风起……

  在亿万朵茉莉中,我只记住了你——清溪花神刘云溪。记住了你,我就记住了清溪的清,记住了茉莉的香!

  有诗为证:“他年我若修花史,列作人间第一香。”

  请问姜夔老先生:在您心中绽放的,是茉莉花,还是刘云溪?

(责任编辑: 童翠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