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833-2445385 广告热线:0833-2442059 QQ:360552222
在路上
2020-11-22 来源:乐山日报

  ■ 徐澄泉

  走在扶贫的山路上,左摇右晃。

  山路更加陡峭……

  顶着正午的日头,彝族诗人阿洛夫基的光头,闪闪发光。他那盛装诗歌的肠胃,他那喷涌山歌的喉咙,同时发出呼救的信号。

  不能停下!他要赶到小凉山深处,为他的帮扶户,还有他关心的牛羊,解决饮水问题。

  他多么渴望一滴水的诞生!

  布谷——布谷——声声脆。

  诗人发现:布谷鸟的啼叫,饱含着清冽的水滴。

  甘露天降。他感动得想写一首诗,回报大自然的馈赠。

  可天气实在太热了。他说:“诗歌已被太阳晒干!”

  此时,我正躲在城市的空调室逍遥。没有诗歌可写,我只记录阿诗人诗意的电话,权当送他一首诗,送他一个诗意的周末。

  (干渴的土地需要雨水浇灌;

  晒干的诗歌,需要诗歌复活。)

  走在扶贫的山路上,左摇右晃。

  山路更加陡峭……

  顶着正午的日头,彝族诗人阿洛夫基的光头,闪闪发光。他那盛装诗歌的肠胃,他那喷涌山歌的喉咙,同时发出呼救的信号。

  不能停下!他要赶到小凉山深处,为他的帮扶户,还有他关心的牛羊,解决饮水问题。

  他多么渴望一滴水的诞生!

  布谷——布谷——声声脆。

  诗人发现:布谷鸟的啼叫,饱含着清冽的水滴。

  甘露天降。他感动得想写一首诗,回报大自然的馈赠。

  可天气实在太热了。他说:“诗歌已被太阳晒干!”

  此时,我正躲在城市的空调室逍遥。没有诗歌可写,我只记录阿诗人诗意的电话,权当送他一首诗,送他一个诗意的周末。

  (干渴的土地需要雨水浇灌;

  晒干的诗歌,需要诗歌复活。)

(责任编辑:杜冬丽)

乐山发布 懂你,懂世界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