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833-2445385 广告热线:0833-2442059 QQ:360552222
杨升庵与“嘉定四谏”的患难之交(上)
2020-10-27 来源:三江都市报

  唐长寿

  “嘉定四谏”为明嘉定州藉的四位进士——安磐、徐文华、程启充、彭汝实。《明史·彭汝实传》载:彭汝实“与启充及徐文华、安磐皆同里,时称‘嘉定四谏’。”四人志同道合,结为挚友。同治《嘉定府志》载:“文华与同里都给事安磐、侍御史程启充、给事中彭汝实为友,一时论蜀中人物,四子称首。”

  四人在《明史》中均有传:

  安磐,弘治十八年进士,改庶吉士。正德年间历任吏、兵二科给事中、兵科都给事中。多次上书斥责奸臣,又谏皇帝不应参与宗教迷信活动。在朝屡进直言,多数不被皇帝听取。世宗“议大礼”事件中,“以率众伏阙再受杖,除名为民。”

  徐文华,正德三年进士。授大理寺评事,不久升任监察御史,巡按贵州,“苗乱,偕巡抚讨之,破寨三百六十”。在朝时,力谏冗官、冗兵、冗费之弊。“嘉靖二年举治行卓异,入为大理右少卿,寻转左。时方议兴献帝大礼,文华数偕诸大臣力争。明年七月复倡廷臣伏阙哭谏,坐停俸四月。”“六年秋,李福达狱起。主狱者璁、萼、献夫,以议礼故憾文华等,乃尽反狱词,下文华与诸法官狱。狱具,责文华阿附御史杀人,遣戍辽阳。”

  程启充,正德三年进士。任三原知县,后入朝任监察御史。首言嬖幸子弟家人有买功、冒功、寄名、并功之弊,又极陈冗官、冗兵、冗费之弊。制止“冒支(超额领取)”国库储粮等事,为佞臣忌恨诬告。“启充素蹇谔,张璁、桂萼恶之。会郭勋庇李福达狱,为启充所劾,璁、萼因指启充挟私,谪戍边卫。”

  彭汝实,正德十六年进士。授南京吏科给事中。“数言时政缺失,又尝力争“大礼”,为璁、萼等所恶。以亲老再疏请改近地教职,而举贡士高任说、王表自代。章下,吏部承璁、萼指,言:汝实倡言鼓众,挠乱大礼,且与御史方凤、程启充朋党通贿。自知考察不容,乃欲辞尊居卑,不当听其幸免。遂夺职闲住。”

  杨升庵则于“正德六年(1511年)状元及第”,晚于“嘉定四谏”中的安、徐、程三人而早于彭汝实入仕,但与四人有无交结尚不能断。

  嘉靖三年(1524年),“议大礼”事件及其后的朝议中,安磐、徐文华、程启充、彭汝实与杨升庵均遭贬谪,由此结下患难之交。《明史·世宗本纪》载:“嘉靖三年甲辰秋七月戊寅,廷臣伏阙固争,下员外郎马理等一百三十四人锦衣卫狱。癸未,杖马理等于廷,死者十有六人……辛卯,杖修撰杨慎、检讨王元正、给事中刘济、安磐、张汉卿、张原、御使王时柯于廷。原死,慎等戍谪有差。”可知安磐是与杨慎同时受杖遭受贬谪,故两人患难之情更甚他人。

  其后,杨升庵经历了35年的谪戍生涯,其间“往复滇云十四回”,多次途经嘉定州(乐山),与“嘉定四谏”诗酒唱和,在嘉州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产。

  值得注意的是,杨升庵与“嘉定四谏”的交往早在嘉靖三年“议大礼”事件之前。据简绍芳《升庵杨慎年谱》载:“正德(1506年)丙寅(正德元年),与同乡士冯驯、石天柱、夏邦谟、刘景宇、程启充为丽泽会。”“丽泽会”取名当因南宋吕祖谦所编的以唐诗为主的诗选《丽泽集诗》之故。因此,“丽泽会”实际上是一个民间诗会团体。丽泽会的程启充就是“嘉定四谏”之一。年仅19岁的杨升庵在京师就读时就已开始与“嘉定四谏”的君子们交往了。

  简绍芳《升庵杨慎年谱》又载:正德十年(1515年)“冬十二月北上,舟至嘉定黄阁扁,几危而得济,遂与布政伍公符邻舟,唱和下江陵。”“黄阁扁”即黄角窝,为岷江险滩之一,位于嘉定州犍为县境内,与有“蜀江第一”的著名险滩蟇颐滩相接。民国《犍为县志·盐务·引盐水运险滩表》载:“距(犍)厂里数……黄角窝70里,蟇颐滩70里——即罩鸡濠,极险。明巡按卢雍、佥事张思齐凿平之。”按其舟行行程当在嘉州停留,或曾与嘉州友人相会,惜无诗文传世作证。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杨升庵与“嘉定四谏”的友谊,主要还是在嘉靖三年(1524年)“议大礼”事件之后结成的患难之交,相关的诗文也均是杨升庵在该年之后与“嘉定四谏”交往之中所作。

  嘉靖三年,杨升庵谪戍南下,路过南京,见到彭汝实,作《答彭子充》诗:

  异县悲南国,同车感北风。

  霜清淮浦阔,木落楚江空。

  危坂难回马,炎方少去鸿。

  望归天共远,惜别岁将穷。

  海曲飞鸣隔,山梁饮啄同。

  从军古云乐,况复九夷通。

  交深志同,共悲远谪,强为慰藉。而彭汝实本人在其后以亲老上书请外放,改任近地教职,却被诬告夺职还乡,结庐于家乡,教授后学,也得以在以后的时间与杨升庵交往。

  嘉靖六年(1527年),徐文华因受山西李福达反词案牵连,被强加以“阿附御史杀人之罪”下狱,以罪发配辽阳。程启充也因李福达案,充军极边,先后在辽阳、蒲河、锦州谪边十年。杨慎作《寄徐用先程以道》诗寄徐文华和程启充:轩辕台畔雪霜寒,阴碛茫茫万里宽。梦绕卢龙明月易,书随鸿雁朔风难。天涯好在崔亭伯,海上终还管幼安。应念瘴乡孤戍者,自将形影吊衰残。后又作《与徐用先书》一文寄徐文华。该文中,杨升庵除深谢徐文华在“议大礼”事件中“为择善地”外,又劝勉慰藉“俱编行戍”的两位同志难友,遥寄相思。文中议道:“途之畏者莫如宦,任之重者莫如身,事之难者莫如道……以畏者云则轻,以重者幸则全,以难者行则素,以善者求则得。”杨升庵为人处世之道可知可鉴。

  嘉靖十六年(1537年),徐文华遇大赦归嘉州故籍,杨升庵作《送徐用先归嘉州》诗,庆贺徐文华返归故乡:

  客有归欤叹,言从隐者流。

  高议在青琐,吾道付沧洲。

  沧洲多故人,夙昔谐幽赏。

  啸歌丹崖边,携手紫霞上。

  璧津春水生,波浪动江城。

  岷岭秋芳落,清音满兰若。

  亦知江湖忧,不废登临乐。

  迢迢结桂枝,望望阻相思。

  殷勤三岁字,惆怅四愁诗。

  伊予慕俦侣,暌离分晤语。

  何时峨眉云,来作人间雨。

  不料徐文华在归途中行至静海(今属天津)病故。杨升庵闻讯作《哭徐用先》诗悼之:

  子卿还绝漠,贾谊返长沙。

  共喜天才定,俄惊日已斜。

  颓峰萦九折,逝水绕三巴。

  挂剑应无地,飞蓬惨泪笳。

  将徐文华比作苏武和贾谊,追思昔游,不可再得,悲痛尤深。同年,程启充遇赦后返归故里嘉定州闲居。

(责任编辑:尧禹)

乐山发布 懂你,懂世界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