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833-2445385 广告热线:0833-2442059 QQ:360552222
峨眉山纪事(组诗)
2020-09-27 来源:乐山日报

  ■ 廖淮光

  风中的峨眉山

  花枝颤动的蜿蜒里,流水翻动天书

  一页是云朵,再一页还是云朵

  直到在陡峭处,哗啦一下撕开云朵里的云朵

  露出比岩石更坚硬的骨头

  仿佛万千落叶在沉睡后悄然起身

  一枚枯叶蝶被草木簇拥着,翩翩起舞

  羽翼升起的风,翻动着万千绿叶

  细细的纹路,是天地间的经文

  血脉一样涌动着故事里的峨眉山

  层层叠叠的岩石是一本厚厚的书

  封面是天空的蔚蓝,封底是大海的波澜

  这中间跨越亿万年的时光

  是地壳的挤压、大海的抬升、一尾鱼枕高的梦想

  此刻,我们在峨眉山古道热肠里起伏、荡漾

  寻着岩层的线谱,像两枚小小的贝壳

  以心跳回应巨大的沉默

  以额上的皱纹契合漫长的纹路

  以鬓角的白发和额头的盐

  回应流水飘泊的花开,大海抱紧的咸涩

  连心锁

  云开雾散尽,天地敞开

  海拔3077米的金顶,举着高高的誓言

  锁在锁之外,像心在心上重合

  风吹、日晒、雨淋、冰雪……

  锈蚀是一定的

  就像苍老、松散是一定的那样

  一把锁是一个问号

  一把锁锁上,然后扔掉钥匙

  便是一个解不开的结

  峨眉山像一把大锁

  与天地间无数的山脉一样

  一把把扔出去的钥匙

  在仰望里闪烁着星辰的光芒

  在清音瀑布大声呼喊

  一向宽宏大度的水

  丈量星辰大海的水,水兮兮的水

  无孔不入的水

  一个趔趄,在命运的峭壁上

  把自己打翻、捣碎

  喊出心底沉积多年的块垒

  掏出身体里的骨头

  被镜头截取的水

  不知来路,无所谓去处的水

  神仙一般的水

  此刻,正遭遇一个男人1.68米的断崖

  面对所有的聋哑

  他激动不已

  声嘶力竭地喊出了对一个人的爱

  顿了顿,又恶狠狠地

  说出了对一个人的恨

  晨光中的峨眉河

  仿佛驼背的父亲,小跑在儿子的前面

  起伏的峨眉河,漫过一朵金盏菊的眩晕

  扛着越来越虚幻的世界

  一吹就散的晨雾像件婚纱

  林立的高楼像垫起脚尖排队的女子

  一滴露水里有放大幸福

  一趟列车里有呼啸的远方

  只有根植于湿地公园的红千层

  气定神闲,如河边打太极的老者

  收放自有乾坤

  在鸟鸣的跷跷板里,明显占了上风

  再加上广场上跳舞的人群集体用力

  浪花就有了白鹭翻飞的身影

  九岁的儿子在阳台上早读

  晨光透过玻璃窗户,直直地递过来一根金色杠杆

(责任编辑:杜冬丽)

乐山发布 懂你,懂世界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