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833-2445385 广告热线:0833-2442059 QQ:360552222
油条大哥
2020-09-15 来源:三江都市报

  鞠志杰

  油条大哥是网名,真人五十出头,天天在群里吟诗作对,疯言疯语引得一班小女子叽叽喳喳跟着起哄。就这样隔空聊了两年,有一天,群主说咱们聚聚吧。二十几个人,坐了两桌,挺热闹。

  油条大哥那天盛装出场,从头到脚全是名牌,老爷车的夹克,九牧王的休闲裤,老人头的皮鞋,大背头梳得油光锃亮。我们便逗他,这明明是个大老板,怎么起这么土的网名。是啊,我们这些人虽然都是工薪一族,可网名起得一个比一个凶猛:腾云的日子、拍天三下、独狼、狂虎等等。可一看穿着,却属油条大哥最洋气,谁也比不上。这不算啥,那天油条大哥竟然还带了一瓶茅台酒,而且还是存了十多年的,绝对货真价实。友情赞助了一瓶名酒不说,吃饭份子钱还照样分担。仗义!再一论年纪,属油条大哥岁数最大,我们都不喊他油条大哥了,而是一口一个大哥地叫着。油条大哥也欣然接受,不卑不亢器宇轩昂地谈笑风生,逗得那些半老徐娘们纷纷发出小姑娘般咯咯咯的笑声。

  有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聚会越来越频繁,而且油条大哥埋单的次数最多。有一天,我们又问了那个老掉牙的问题,你为什么给自己起了个油条大哥的网名?油条大哥说:“我就是炸油条的啊!”不可能,你骗谁呢!炸油条的哪有你这样的?大家不相信。

  “可我就是个炸油条的,没骗你们!”油条大哥表情非常严肃。他越这样,我们越不相信,独狼还给油条大哥竖了大拇指,说油条大哥低调低到尘埃里。油条大哥不愿意听了:“这叫啥低调,这就是实事求是嘛。”拍天三下摆了摆手,说:“这个问题咱们不纠结了,爱啥啥吧,反正你就是我们的大哥。来,敬大哥一个!”

  过了些日子,市里举行诗歌大赛,油条大哥爆冷竟然获得第一名,得奖金五千元,又请我们吃饭。那顿饭吃得很豪华,螃蟹龙虾这样的硬菜都上来了,五千元所剩无几。这样吃油条大哥于心不忍啊!我借着酒劲凑到油条大哥身旁,泪眼朦胧短着舌头结结巴巴地说:“大……哥,你真仗……义,奖金吃……没了吧?回去咋……向嫂子交待啊!”

  油条大哥一拍我肩膀:“兄弟啊,钱不就是用来花的嘛,这才几个钱,在乎它干吗!来喝酒!”

  这话太豪迈了!我感动得就要掉下泪来。我浑身颤抖着继续说:“大……哥,你一定是个大老板,不差钱。有钱真好啊!”

  油条大哥又拍了拍我肩膀,一本正经地跟我说:“我真就是个炸油条的。不信,你哪天早晨有空到菊香园小区门口去看看。”

  又过去了一个多月,有一天早晨,我去火车站送亲戚,回来时正好路过菊香园,突然想起油条大哥说的话,便驻足观看。果然,小区门口有个油条摊,不少人在那排队买,生意不错啊!我悄悄地走了过去,见一男一女扎着围裙戴着口罩正在忙碌,仔细看,那男的果然是油条大哥!我的心骤然缩紧,不是滋味。猛然转身,快步离开。

  几天后,我们六个群友小范围聚会,油条大哥又张罗埋单。我拦住了他,说还是我来吧,尽让你花钱多不好意思啊。他却说:“那有啥啊?你们才挣几个钱?”

  我一听急了:“你光靠炸油条能挣多少钱啊,可别装了!”那哥几个一听也愣了,都抬头瞅油条大哥。独狼问:“你真是炸油条的啊?”

  油条大哥非常自然地一笑:“是啊!我早就跟你们说过我是炸油条的。但勤劳致富没毛病吧?”

  虽然他这样说,但我们说啥也没让他结账,那还是头一次没听他的。结果,把油条大哥整得挺郁闷。

  这样又过了两个月,群里又有人撺掇聚会,可没想到疫情来了,小区封闭不说,全城的饭店都关门歇业,油条大哥自然也不能出摊儿了。

  我发微信给油条大哥:“不让出摊了,你那儿够呛吧?”油条大哥回信:“没事,不用惦记哥,哥家底厚。”我没再问,心里却说,你就吹吧。

  又过了几天,突然在红十字会的微信公众号上发现了油条大哥的名字,油条大哥竟然捐款10万元!

  我的天,这油条大哥想干啥啊?

  有好事者把微信发到了群里,人们纷纷给油条大哥点赞。拍天三下还酸不溜秋地揶揄油条大哥:“大哥,捐款这事你可不能硬撑啊!适可而止就行!”

  油条大哥先是发了一个笑的表情,然后说:“相信哥,哥是勤劳致富。”

  这油条大哥到底有没有钱?我们也是懵了。

(责任编辑:杜冬丽)

乐山发布 懂你,懂世界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