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833-2445385 广告热线:0833-2442059 QQ:360552222
子规声里雨如烟
2020-07-30 来源:三江都市报

  王丕立

  梅雨时节,家乡小镇笼罩在一片烟雨迷茫之中。雨丝将天地洇润成梦幻般的小天地,不远处的人、房屋、树木仿佛是一幅幅鲜活的国画,肆意流淌着水墨。屋后有鸟声传来“谷谷阳”,我知道那是阳雀宅家时的叫唤,大意是“我回来了”;若是外出干活,它们小巧的身型在空中一掠,不时抛下哀怨的声音“吃尔亏”,看样子鸟儿们外出为生计奔波不易。

  姐姐穿着蓑衣戴着斗笠站在对面缓坡上,一头皮毛油光发亮的水牛低头啃食着青草,水牛鼻孔中穿出的一根棕绳握在姐姐手中,它的漆黑的两角几乎内弯成一个整圆,又粗又大的尾巴在滚圆的臀部上不停地扫动,活像大雨时急速摆动的雨刮器。

  这方小小的天地将所有熟稔的味道浓缩得化不开。我家的屋顶上冒出了淡淡的白烟,有些人家的屋顶是黑烟,那些屋上冒黑烟的人家灶膛正烧着打湿了的柴禾。我的母亲总是将枞叶晒干,打成捆,放在偏房的屋顶上。枞叶火烧旺后再添硬柴,母亲将灶房打整得分外热乎,仿佛什么时候进去都有一口吃食。其实很多时候,灶房放食品的花篮都是空的,但我们对灶房的热爱丝毫不减。尤其是空气中氤氲着食品香味时,我们一家人的心情都特别激动,灶台前忙碌的母亲,灶后烧火的父亲,替母亲尝菜的我都在烟雨中快活成了逍遥的神仙。

  母亲破天荒油炸了薯条,我高兴地拿着几根薯条跑向姐姐。我们品尝着又甜又脆的薯条,望着迷蒙的烟雨出神。外出的鸟儿回巢了,在头顶响起一声“吃尔亏”,鸟儿在雨中也不忘外出觅食,生活的清苦可想而知,而我们呢?那条壮实而肥硕的牛呢?

  我就是在如烟的雨中开始质疑姐姐讲的那个传说的故事,她说吃亏的鸟是被后妈毒害而死的孩子变的。后妈给他这个继子和亲生儿子各一份麦子,看谁能生出麦苗,生不出麦苗的就得上后山砍柴。由于给继子的是炒熟的麦子,给亲生儿子的是生麦子。继子种下的麦子没有发芽,最后只得上后山砍柴。后来,他被老巫婆抓走了,在法术的操控下,他变成了一只鸟,动不动嘴里喊“吃尔亏”。父母和姐姐整天劳作,没有后妈强迫,日子过得简朴而平静。还有在雨中犁田的明伯伯,弯着腰负一背牛草的秀伯母,扬一根竹篙吆喝着半田鸭子的甘毛儿,他们抹一把脸上的雨水,唱起歌来全然没有吃亏的沮丧,反倒收获了自得其乐。

  子规声中雨如烟的意境是美妙的。许多年后许多熟识的人俱已作古,我辗转到了异乡,那幅烟雨图却在我心里更为分明,让我忍不住将自己的思念一遍遍释放进故乡的烟雨。

(责任编辑:杜冬丽)

乐山发布 懂你,懂世界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