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833-2445385 广告热线:0833-2442059 QQ:360552222
长篇小说《佛城谍影》连载之十七
2019-09-08 08:12 来源:乐山日报

  ■朱仲祥

  石岩却不这样认为,他就认定是“锁钥计划”泄密了。既然泄了密就得有人承担责任,负责保管“锁钥计划”的机要秘书是该负责的人。他决计从李海棠身上打开缺口,找出背后的指使是谁。而且他最希望供出的幕后指使者,就是佛城的地下党。如果和地下党扯上关系,那童之林照样脱不了干系。最好把杨舒帆一起扯进来,因为他俩走得这么近。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自己在嘉乐就可以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于是,石岩叫来熊大头,如此这般交代一番,然后打电话到师部:“李秘书,请你到我这里来一下。好,我等你。”

  李海棠匆匆来了。没想到她走进这个院落,就影子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但失踪仅仅是对于童之林、夏峨峰而言,对于石岩来说,并不存在失踪之事,因为此时李海棠正坐在12号后院的刑讯室里。

  石岩在审讯李海棠。“你知道为什么请你到这里来吗?”

  “不知道。”李海棠冷脸以对,接着又反唇相讥道:“不过,你特务处抓人还需要理由吗?”

  石岩恶狠狠说道:“‘锁钥计划’泄密了,你要负全部的责任。”

  李海棠是见过大世面的,也知道石岩这套威逼利诱的把戏,心里并不惊慌。她反驳道:“可凭什么你就认为泄密了呢?那份计划不还好好地锁在保险柜里?你为什么不从你们几个制定者身上去查找原因呢?包括你,也应该是怀疑对象。”

  “你说得对。”石岩不得不承认,这女子言之有理。但他不会被李海棠牵着鼻子走,继续施压道:“不过,你是直接保管人,负有直接责任,而且责任重大。”

  “可你们并没有证据证明,那份计划就是泄密了。”李海棠没有退缩。“因为它依然静静躺在我的保险柜里。”

  石岩没想到这个平日看似柔弱文静的女子,竟然这般难以对付,威胁道:“躺在那里也并不能说明就没有泄密,因为泄密的方式有多种多样。现在是非常时期,保密局现在就可以以通敌罪枪毙你。”

  “枪毙我?请你掂量掂量。再说你的底牌我很清楚,你这不是针对我,而是另有其人。”李海棠有意把矛盾往姨父童之林身上引。

  熊大头帮腔道:“另有其人?你这说的什么话?再嘴硬我叫你吃吃苦头。”

  李海棠正义凛然,“我说的什么话?真话。”

  石岩翻了翻小眼睛,提高了音调说:“你说出把计划泄露给了谁,我就可以马上放你,否则你怎么死的都没人知道。”

  李海棠冷笑道:“我看你忘了我是谁,我就是在魔鬼窝里混的。你这一套伎俩,诓谁呢?”她再次弄明白了,石岩抓自己只是手段,目的是另有图谋。他想陷害的人会是谁呢?是姨父,还是特派员?这两个男人,一个父亲般地保护着自己;一个爱人般地温暖着自己。别说自己不知道他们是否和所谓泄密有关,就是知道也不会说。

  石岩无奈之下,给大头递了个眼色。熊大头立即大喝一声,“带上来!”

  接着一个遍体鳞伤的青年人,被两个特务从后面的密室押上来,绑在了血迹斑斑的用刑柱子上。听说军用物资被劫时,这小伙就在铧头峡里砍柴。12号抓捕这个唯一证人,企图找到调包真相。第一次审讯无果而终,这是第二次审讯。

  石岩询问:“你说说那天,你看见了谁截获了那支驳船。”

  年轻人无力回答,“不知道,那天雾太大,看不清楚。”

  熊大头立即挥舞鞭子,刑讯室里发出一阵阵惨叫。不一会儿工夫,那年轻人就昏了过去。熊大头不死心,拿起烧红的烙铁伸向小伙的胸口,接着传来呲的一声烧灼声,那年轻人再次昏了过去。

  “看到了吧?李小姐李秘书。”石岩转向她,进一步威吓道:“你不说出实话,就别想走出去,而且谁也不知道,你李海棠就香消玉殒在了12号。”

  “人在做,天在看,上天知道。”李海棠毫无惧色。

  慑于童之林的威力,石岩不敢太放肆,恶狠狠地交代:“先关她进去再说,我看她究竟能够扛几天。”

  李海棠失踪了,谁也不知道她的去向。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石岩会这么丧心病狂到去抓335师的人,而且此人是童之林的侄女兼机要秘书。

  童之林发动了一切力量,满城寻找李海棠的下落。夏峨峰比起童之林还要着急。他现在才知道李海棠对于自己有多重要。夏峨峰让自己冷静下来,对多种可能性进行逐一排查,最后锁定在石岩所说的“锁钥计划”泄密上。会不会是石岩为了追查泄密事件,秘密关押了李海棠?而且他似乎明白,石岩这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夏峨峰打电话给童之林,说出了自己的推断。

  童之林恼怒道:“他胆敢动我师部的人?看老子不端了他那狗窝。”说罢,立即奔到鼓楼街12号,直接向石岩要人。石岩不敢硬扛,只得放人。

  童之林亲自来领李海棠走人,临行丢下一句话:“石岩你给我记住,早晚一天老子要踏平你这小庙。”

  晚上方馨打开电台,接到特委发来的情报:解放军已经向嘉乐周边靠近,嘉乐外围战即将打响。烧掉电文的同时,夏峨峰一阵兴奋。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嘉乐终于要云开雾散见天日了。

  夏峨峰一方面叫方馨给特委发去电报:嘉乐地下党已经做好迎接解放的准备,我们将充分利用军警特之间的微妙关系,分化瓦解敌人的力量,为我军进攻减少阻力。

  再有,对于李海棠担忧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凭着李海棠的聪明灵性,她一定悟出了自己和方馨是窃取计划的最大嫌疑人,但在12号那样凶险的环境下,她并没有供出自己。他想到自己对童之林的承诺,发誓给她一个光明的未来。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陈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