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833-2445385 广告热线:0833-2442059 QQ:360552222
感恩相遇
2019-09-08 08:13 来源:乐山日报

  ■陈大新

  当老师的身负传道、授业、解惑的重任,很是不容易。所谓“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吴宓先生是一位学者,他认为当老师是“以我一生之长给予学生”。这是很朴素的说法,也是做老师的心得吧。

  10年前的一天,我过访诸暨“斯宅”。途经斯霞曾经执教的一处小学校址,进去瞻仰了一番。斯霞“因人施教”和“母爱教育”的做法让我感动,老师将学生视为自己的子女,学生也一定会视老师为亲人。

  朱自清初当老师时口才不是很好,但后来他却很受同学们的欢迎,因为他能和同学们一起进行文学的实践,并以自己的创作影响学生,冯雪峰、柔石、汪静之、潘莫华、魏金枝等都是在浙江一师时他的学生。

  1932年底,被称为“一代词宗”的夏承焘先生在浙江大学师范学院演讲,对学生们说:要学会转化,这样才能在看似不利于自己的环境中,施展自己的才华。这怎么能做到呢?他举《维摩诘经》中的话说:“高原陆地,不生莲花;卑湿污泥,乃生此花。”并不是有了好环境就一定能成才,关键是自己有没有志气和见识。有时,不利的环境,更能激起一个人的斗志,发愤成才。

  霍金晚年特别提到自己的老师迪克朗·塔,霍金创造性的思考习惯,得益于这位老师,他回忆说:“我不是最容易教的人,我读书的速度很慢,而且我的笔迹也不整洁。在我14岁的时候,我在圣奥尔本斯学校的老师迪克朗· 塔,他向我展示了如何利用我的精力,并鼓励我创造性地思考数学。”(见霍金《十问》)这使霍金终生受益,所以他得出结论:“教育未来的基础一定取决于学校和鼓舞人心的老师。”“鼓舞人心的老师”,说的真好,而能够鼓舞人心,正是所有优秀老师们的共同之处。

  人生的成长离不开学习,学习就不能没有老师(自学成才的人也有老师,只不过没有固定的老师而已),在学校如此,出了校门亦如此。如果从学校里出来,除了学到了知识,还冶炼出良好的品行与素质,那一定是遇见了好老师。

  由于文学的爱好,我先后遇到了几位老师。一位是某报资深编辑傅丽老师,她给我讲了一个“二层楼”的故事,说写文章写顺手了,最怕的是赖在自己的“舒适区”不走了,永远待在“二层楼”上,这个人也就到此为止了。这对我是一种督促。另一位贺小钢先生,也是一位编辑,他主持的副刊叫“夜光杯”。他指出我的千字文精简至500字,或者更好,曾让我很有些吃惊,后来试着缩写,对文字的锤炼很有帮助。引我进入文学深水区的是诗人、学者赵健雄老师。他对我的帮助主要是影响,从没有告诉我应当如何做,但他深厚的学养和独立的思考,使我深感,这两条对文学写作的重要。著名作家钱国丹老师以她开朗的性格,不遗余力帮助后学的热情,对提振我守望文学冷摊的信心,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我的几本散文集子都是她策划出版的。对于后学来说,老师总是终生难忘的,因为老师是可以使学生终生受益的,所以我们往往称自己的老师为“恩师”。

(责任编辑:陈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