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833-2445385 广告热线:0833-2442059 QQ:360552222
父亲的力量
2019-08-19 08:47 来源:三江都市报

  谢红萍

  老谢的父亲是个木匠,背着家具箱走乡串户,靠他的刨子养活了全家人。老谢的父亲是个孤儿,4岁没娘,7岁时老谢的爷爷去世。据说老谢爷爷死的时候是大年初一,当时正握着家里仅剩的一小把米去给他的丈母娘拜年,结果饿死在回来的路上。老谢父亲后来全靠亲戚的拉扯活了下来。

  活了下来的老谢父亲脾气古怪,经常跟老谢的母亲打架,还喜欢吃独食。炒盘鸡蛋什么的,老谢父亲都是一个人下酒,任随老谢姊妹仨踮起脚尖望啊望,老谢父亲总是唯我独尊。老谢从小就不喜欢这个自私的男人。大学一毕业,老谢就狂奔几千里,在几千里之外的江苏成家立业。

  2005年,老谢父亲忽然打电话给老谢,说是要借3万元买保险。老谢丈夫问老谢:“他为啥不找你弟弟借呢?钱要是借出去,以后怕是回不来了吧?”老谢丈夫说得头头是道,老谢就对父亲说自己要同家里商量一下。还好老谢父亲没再打电话来。

  2007年正月,老谢父亲忽然来江苏看老谢,说是在华西村打工,顺道来看看外孙女。那一回老谢父亲在老谢家歇了三天两夜,主要是帮老谢修锅盖。第三天,老谢父亲说要回去了,说是要赶着回去过大年。临走时,老谢请父亲下次出来打工时再来玩。老谢父亲揺摇头,说以后不想出来了,人老了,脑子不灵光,动作也慢,老板嫌他干的活路少,经常吆五喝六恶声恶气的,老谢父亲不想再在人家胡子底下接饭吃。说这话的时候老谢父亲的白发在风中一飘一飘,脸像铸铁的模子,又黑又硬,让人心里发疼。老谢父亲走了几步,又回头对老谢说:“磨刀石给你放在冰箱顶顶上了。”然后大踏步走了。

  2009年的一天,老谢的母亲忽然打电话来,哭得像小孩。老谢母亲说,老头子去不锈钢厂做活路,恰逢厂里的浓硫酸管爆开,溅了老头子一身,老头子正痛得满地打滚。老谢的心像被谁挖了一块,赶紧打电话给表兄——那是老谢亲戚里最能干的人。那天老谢不停地打电话,总共打了三四十个,老谢一边打一边不停地流泪。后来老谢母亲说,老头子衣裳裤子全烫起了洞洞眼眼,还好穿得厚,身上没咋个烫到,但是一只眼睛怕是保不住了。那一天老谢的心像搁了一只刚煎好的油饼,烫得她坐立难安。

  2010年,老谢顺利调回四川老家。调回家的老谢常常请父亲母亲来家里吃饭,老谢的父亲母亲都很高兴,老谢父亲常常背着工具箱来帮老谢料理家务,修门栓,挂蚊帐,给老谢家每道门刷油漆。老谢真想问一下父亲当年买保险的事,但老谢没有勇气开口。老谢也想对父亲解释一下自己当年没借钱给他的苦衷,但老谢觉得自己都不会相信。老谢希望能在父亲去世前解释好这件事,并对父亲说声对不起,但老谢始终没找到机会。老谢对父亲的愧疚像一片影子,夜深人静时总罩在老谢心上。老谢在这片影子下过着每一天,和和气气做事,恭恭敬敬做人。老谢知道,这一切全是仰仗了父亲的力量。

(责任编辑:陈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