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833-2445385 广告热线:0833-2442059 QQ:360552222
30岁的《甲骨文字典》又将在四川“新生”
2019-11-14 16:20 来源:四川新闻网

  原标题:30岁的《甲骨文字典》又将在四川“新生”

《甲骨文字典》

  四川新闻网成都11月13日讯(记者 陈淋 李慧颖 戴璐岭 实习生 聂蓥 摄影报道)你肯定听说过《新华字典》,甚至你还听说过《康熙字典》,可是你听说过《甲骨文字典》吗?

  延伸链接:原来《甲骨文字典》长这样!

  由中国现代著名历史学家、古文字学家、四川大学教授徐中舒先生主编的《甲骨文字典》,自1989年四川辞书出版社出版至今,已有30年了。该书收录甲骨文字近三千字,并加解字、释义,广泛吸收了九十年甲骨文研究成果,并融入徐中舒先生数十年研究甲骨文的重要收获,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在学术界产生了重大的影响,被誉为甲骨学划时代的巨著,也见证了我省甲骨文研究的“高光”岁月。而很快,30岁的《甲骨文字典》又将在四川“新生”。

《甲骨文字典》内页

  今年是甲骨文发现和研究120周年,习近平总书记在致甲骨文发现和研究120周年的贺信中指出,甲骨文是迄今为止中国发现的年代最早的成熟文字系统,是汉字的源头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根脉,值得倍加珍视、更好传承发展。新中国成立70年来,党和国家高度重视以甲骨文为代表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和发展,多部门多学科协同开展甲骨文研究和应用,培养了一批跨学科人才,经过几代人辛勤努力,甲骨文研究取得显著成就。

常正光、方述鑫、林小安、彭裕商编著的《甲骨金文字典》,巴蜀书社1993年版。图据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微信公号

  重温“高光”岁月:

  上世纪80年代编纂出版《甲骨文字典》 被称划时代巨著

  在全国哲学社科领域中,四川大学正是古文字和先秦史研究的重镇。而这两个研究方向正是由徐中舒先生开创的,在其带领下,两个方向都取得重要发展。

  师从国学大师王国维、梁启超等人的徐中舒先生,期间深受王国维先生影响,树立了“新史学”的观念。1938年,徐中舒先生受聘为川大教授,终身执教于四川大学。在他的指导下,四川大学在古文字方向成立了古文字研究室,是全国古文字研究四大重镇之一。上世纪80年代,经过八年的不懈努力,古文字研究室编纂并出版了大型甲骨文工具书《甲骨文字典》,该书至今饮誉中外学术界,被认为是甲骨学史上划时代的巨著,为甲骨文研究中必备的重要参考书。继《甲骨文字典》之后,古文字研究室又编纂并出版了《甲骨金文字典》。此外,古文字研究室还在徐中舒先生的带领下编纂并出版了《汉语大字典》,是目前收录文字最多、释义最全的汉语字典,成为我国辞书出版史上一座里程碑。

“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丛书”之一,李学勤、彭裕商著,上海古籍出版社1996年版。本书在《殷墟甲骨断代》的基础上进行修改补充(特别是原书并未能将所有组的断代完成),进一步完善了“两系说”的体系。图据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微信公号

  而在先秦史方向,1982年前后,徐中舒先生作为召集人,四川大学在成都举办了全国首届先秦史研讨会,会上徐中舒先生当选为首届中国先秦史学会会长。徐中舒先生还受教育部委托,在川大举办了先秦史进修班,为期一年,每周授课,学员都是当时各高校的中青年教师,这些中青年学者在徐先生指导下,获益良多,其中很多人都成为先秦史领域的学术领军人物和学术骨干。

  今年已70岁的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彭裕商,在1978年至1981年,曾师从徐中舒教授攻读硕士研究生。而后,他又继续在徐中舒先生门下攻读博士研究生。就是在此期间,他跟随老师一起参与了《甲骨文字典》的编撰工作。这部划时代的巨著兼采各书之长,独创最先进的编纂体例,对甲骨文字的解释,分为字形、解字、释义三部分,所收甲骨文字形,按时代先后分五期排列,使读者能通过该书对甲骨文有一个较为全面深入的了解。书中既广泛吸收了最新研究成果,又融入了徐中舒先生数十年研究甲骨文的重要收获。对甲骨文字的解释,充分体现了徐中舒先生的研究方法,强调字与字之间的相互联系和文字与历史背景的密切关系,释出许多新字,纠正了许多以往考释工作中的谬误,代表了20世纪甲骨学研究的新水平。由于《甲骨文字典》的这些长处,所以该书一出版,就受到学术界一致的高度评价。

  正是因为集聚了以徐中舒先生为首的一大批名师,四川大学在古文字和先秦史这两个研究方向积淀了更加深厚的学术底蕴,迎来学术研究与人才培养的“高光”年代。师从徐中舒先生的彭裕商教授,目前亦是国内甲骨文研究领域的学者“大咖”。他不仅参与编纂了《甲骨文字典》、《甲骨金文字典》等工具书,还著有《殷墟甲骨断代》、《殷墟甲骨分期研究》等专著。

四川大学彭裕商教授的著作《殷墟甲骨文断代》,将大部分组的甲骨加以分期断代,与黄天树先生几乎同时将甲骨断代“两系说”进一步发展完善,对甲骨断代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图据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微信公号

  点亮“高光”时刻:

  川大古文字与先秦史研究中心挂牌 让冷门绝学薪火相传

  人才一直是冷门绝学传承发展的痛点,彭裕商教授说:“人才是任何研究学科的基础和根本。”

  古文字和先秦史,堪称中华文化的源头活水。对这些中华文化基因的根源进行研究和探索,将为树立文化自信奠定学术基础,意义重大。然而,古文字的学习难度大、研究门槛高。一个时期以来,因古文字和先秦史的学术研究和人才培养并不特别理想。我省面临着古文字与先秦史研究学科带头人退休、人才断层、后继乏人的“尴尬”境地。

  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研究员吴毅强是彭裕商教授的博士研究生。“10多年前,在我跟着彭裕商老师读博期间,主要研究方向为青铜器经文,但那个时候,甲骨文研究实际上是处于一个低潮期。因为没有新的材料,甲骨文要再认识一个字也很难。”吴毅强同时也谈到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对年轻学生来说,选择甲骨文研究这么“冷门”专业方向的人很少,相较于其他学科,它就业出口比较窄且岗位需求量很小。

  选择从事其研究的人,都是真正热爱古文字的。“彭裕商老师是一位很传统的学者、师长,他有教无类。只要你是真的愿意学,他就愿意教。他的教学方法上主要是以引导式为主,充分调动学生学习能动性、自主性,通过学生自己去看书发现问题,他来解答问题。”吴毅强就是因为热爱,选择了古文字,选择了跟随彭裕商老师学习。

  为确保古文字与先秦史研究薪火相传、代代不绝,在四川省委宣传部关心和支持下,在四川大学校领导的重视和支持下,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备,四川大学古文字与先秦史研究中心于11月2日正式挂牌成立,彭裕商教授担任中心首席专家。

  彭裕商教授表示,此次研究中心的成立,是一件学术盛事,这标志着四川大学的古文字和先秦史两个方向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就在此前一天的11月1日,他参加了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纪念甲骨文发现120周年座谈会”。习近平总书记给座谈会发来的贺信,让像彭裕商教授这样常年甘坐“冷板凳”潜心专注于冷门绝学的研究人员备受鼓舞。

  “甲骨文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根脉,是汉字的源头,重视甲骨文等古文字的研究,是中央的英明决策。”彭裕商教授谈到,目前甲骨文还有不少问题都有待作更加深入的研究,如精确分类与断代、字词考释、编排连缀等,都还有较大的研究空间。“我们一定要学习贯彻落实好习近平总书记贺信精神,在学术上辛勤耕耘,勇于进取,在甲骨文等古文字研究中,不断取得新成果,筑牢文化自信的基石。重视培养后学,确保后继有人,把该学科长久地传承下去,为继承和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做出自己的努力。”

  彭裕商介绍,中心成立后,人才的培养是工作重心之一。目前,中心拥有彭裕商教授、刘复生教授、彭邦本教授等7名教师,32名在读硕博士的基本研究团队,并将面向全国引进人才、招收博士后等,组建更加健全的研究队伍。而吴毅强正是因此回到了母校,从川大博士毕业后,他曾进入浙江大学学习工作近十年,参与了多个关于甲骨文的研究项目。“在浙大,历史的研究着重在科技考古方面,对于我而言,历史内容理论的研究是我更倾向的方向,我是从川大走出去的,对母校有特别的感情,母校需要,我自当回归。”

  “相较于10多年前,甲骨文研究材料更多一些了,著录信息也丰富起来。条件好了,其研究又开始热了。”吴毅强说到,上世纪80年代,徐中舒先生牵头编纂《甲骨文字典》时,由于技术条件受限,该书都是手写体。而如今,中心成立后的一个重大项目便是启动《甲骨文字典》的修订。

  彭裕商教授介绍,30多年来,甲骨文在识读、分期断代等方面已产生了很多新成果。有的补充了原有研究的不足,有的证明了原来的错误,因此急需将新成果进行补充,重新出一部能代表当前新的学术研究水平的甲骨文字典。据悉,这本新《甲骨文字典》的修订,为期至少5年。国家社科基金重点课题----甲骨文的排谱、分类等工作已正在进行,有望在2021年完成。

  四川大学古文字与先秦史研究中心主任彭邦本教授表示,古文字与先秦史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文化的瑰丽宝藏。深入推进古文字与先秦史研究,有助于深挖中国传统文化的优秀基因,传承传统文化的思想财富和文化价值,弘扬并发展中华文明的璀璨成果和博大精神;有助于树立中国文化自信,促进中国传统文化的创造性发展,为推动中华文明发展和人类社会进步作出自己的贡献。

(责任编辑:陈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