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833-2445385 广告热线:0833-2442059 QQ:360552222
【赏析】井研,隐匿千年的盐马古道
2021-01-15 来源:乐山日报

雷畅故居

朱氏节孝坊

三江宋塔

雷氏宗祠

熊克武故居

马踏倒石桥

竹园古铺.川南驿站

竹园古铺.川南驿站

千佛古街

一声浑厚的运盐号子,划破黎明的沉静,唤醒茫溪河畔浣洗的娇娘。一阵清脆的马蹄声,扰乱城郭的悠闲,催促盐号里手忙脚乱的小工。市井集市,熙熙攘攘,盐商小贩,摩肩接踵;盐井湾里,“辘轳汲水千丈来,灶头鼎沸人争贺。”……

井研,因盐而生。因凿井煮盐年代久远,所产盐精美洁净,于是,有了这个古朴而亲切的名字。

井研,由盐而盛。无怪乎陵州知州文同在《奏为乞差京朝官知井研县事》中写道:“伏见管内井研县,去州治百里,地势深险,最号僻陋”。因为盐井,“在昔至为山中小邑”的井研,“于今已谓‘要据索治’之处”。

井研的历史,注定与盐密不可分。

这里,是手工制盐活化石——卓筒井的诞生地;这里,无数地名印证着与盐千丝万缕的关联;这里,因盐而繁茂,文脉昌盛,鸿儒俊杰辈出。

盐,是井研的注解,也是最亮丽的符号。

如今,在井研,隐匿千年的盐马古道,正穿越时空的薄纱,“千呼万唤始出来”。

地名因盐而得 镌刻出悠久盐井记忆

井研与盐的深厚渊源,不仅体现在史书,体现在遗迹,还深深烙印在县域地名之中,传承至今。

据《四川省地名录丛书之六十三·四川省井研县地名录》记载,井研县境内,至少有56个因盐井而得名的地方。这56个地名几乎覆盖井研全境,它们有的与盐卤资源有关,有的反映盐井类型,有的展示盐井位置,无不与盐有着密切联系。

马踏镇红五月村的大洪井,以喷涌而出的卤水如洪水而得名,佐证这里当年超高的井盐产量。原宝五乡的四洪井,则表明当年这里的卤水四季如洪水奔涌。王村镇皂角村的天海井,以海水喻卤水,取之不竭、用之不尽。

不仅以盐卤产量命名,井研的地名也记录盐井的形状等。马踏镇天华村的黄桶井,因当时有盐井口大如黄桶而得名。而原磨池镇圆口村,则因为这里曾有圆口盐井而得名。原宝五乡的盐湾、盐井冲,马踏镇的老井坝,都因为古时有盐井而得名。千佛镇永裕村木筒井沟,表明此处曾用改良卓筒井取卤煮盐。

井研的地名还与盐井的位置有关。原高滩乡五龙井,表明昔日这里的盐井位于五条山梗之间;马踏镇清河村坳儿井,说明了盐井在山坳上;研经镇巩固村的田坝井,明明白白指出了盐井当时的位置。古代盐井旁的环境也成为井研地名的命名特色。研经镇有一个地方叫庙子井,这表明盐井旁有座庙宇。马踏镇的桥咡井村说明盐井旁有座小桥。

井研有的地名还记录了昔日在当地发生的一些历史事件。竹园镇关井沟,记录了因沟内盐井多,卤水丰富,产盐质量高,对贡井造成威胁,当时的官府遂下令关闭这一历史。研城镇造福村的铁灌井这个名称也记录了一段相似历史。相传,该地盐井因盐卤自然喷涌,导致贡井盐产量下降,于是,当时的官府下令以铁水浇灌而封闭盐井。这些地名不仅说明了井研盐矿矿床面积大,盐卤含量高,埋藏浅,易开采,也从侧面说明了封建官府对井研盐业的压制与破坏。原黄钵乡也是因为黄钵井而得名。而黄钵井则因盐井旁有以黄姓人家卖钵钵茶而得名,这也间接展现了盐业发展对服务业的推动。

特有恐龙类型 井研马门溪龙成珍稀瑰宝

盐不仅造就了人类的发展,也成就了恐龙的生息。

距今2亿年前,古四川盆地曾经是一个类似于今日中东死海的古盐海。这里长满高大的蕨类植物和红木、红杉木,也诞生了我国特有的恐龙类型——井研马门溪龙。

俗话说“四川恐龙多,井研是个窝。”井研地处四川盆地西南部,中生代侏罗纪地层非常明显,其中埋藏着十分丰富的以恐龙为主的动物化石群资源,实属难得。

井研的马门溪龙迅速成为各地为之惊叹的瑰宝。如今,北京自然博物馆的“镇馆之宝”,是一具目前最长最完整的26米长的恐龙化石,其化石率高达85%以上,为珍稀极品。它就是来自井研的马门溪龙。这个出产于井研的“大家伙”走南闯北,曾在美国、意大利、荷兰、澳大利亚等国展出过,每到一处都引起轰动,被人赞叹。

时移世易,恐龙已经离我们远去。远古的生灵对很多人而言,只能停留在书上、口中,得不到真实的震撼与感动。但在井研,恐龙化石遍布于东林镇、研经镇、三江镇和马踏镇等地。千佛古镇内发现的巨型恐龙化石封存在原地,为大家了解远古时期地球生命的发生、演变等提供着最直观的展示。游走在井研,不经意间,你就会与恐龙不期而遇,来一次穿越时空的相见。

首创卓筒井 串起古今文明的辉煌

千年来,远离海洋的井研人民,从未因缺盐而犯愁过。这得益于井研丰富的盐卤资源。早在唐宋时期,这里盐业兴起,逐渐带动百业兴旺。但此时的盐井,主要以大口井为主。这种井工程浩大,操作辛苦,产盐量低,产出的盐价格也贵。

人类的历史总是在嗅着盐的味道中不断前行。

北宋时期,在井研大地上,一种革新式小口盐井——卓筒井应运而生。

正如苏东坡所言,这种井“用‘圜刃凿’如碗大,深者数十丈,以巨竹去节,牝牡相衔为井,以隔横入淡水,则咸泉自上。又以竹之差小者入井中为桶,无底而窍其上,悬熟皮数寸,出入水中,气自呼吸而启闭之,一筒致水数斗。”

卓筒井与大口井相比,既便于深凿,又节省工效,以竹筒代替皮囊提水,大大提高了效率。它的发明,既提升了中国古代的工业技艺,也为西方现代钻井技术提供了借鉴。

西方人罗伯特·K.G.坦普尔在著述的《中国:发明与发现的国度》里提到卓筒井时认为,中国宋代盐井钻井技术直接引发了西方现在钻井技术的发明。就连现在的机械钻井取盐、采石油、采天然气都是在卓筒井技术的基础上演变而来的。

卓筒井的创造,为井研经济赢得了大发展。据井研县城《天王寺塔碑记》所说“邑之利,一源盐”。此时的井研,农桑并盛,形成了以盐场为龙头的经济发展高潮。到北宋中期,卓筒井多达数百,遍布井研县境,最高年产盐量曾达到1100万斤以上。

这些盐的销售除少部分水运外,大部分靠马帮驮运。由此,纵横交错的盐马古道随之兴起。据《井研县志》记载,井研的盐马古道有将近20条之多,仅从县城东南西北四门出发的古道就有8条。如今,踏上井研县马踏镇、王村镇、竹园镇等地,仿佛那穿越千年的辉煌就在眼前:吊上引杆、接上汲筒,蹬几下羊角车,再拽住篾绳,百来斤的装满卤水的汲筒就从海碗粗细的竹井口被提上来。钩开筒底,白花花的卤水喷涌而出。憨厚的井研汉子,扛着被盐水压成月牙般的扁担蹒跚前行……

经济繁荣催生了文化的繁荣。盐带给了井研人民财富,也带来了文化的丰收。

宋仁宗天圣八年,井研进士首开记录。随后状元、宰相、理学名臣次第崛起。置县历1400多年,曾出现过1名状元、4位宰相、87名进士,古有“人物媲于上州”之美誉。全县,国学文化厚重、人文胜迹丰富,民俗文化多姿。如今,造访经学大师廖平桑梓之地盐井湾,解读“经学六变”之谜;拜谒辛亥元勋熊克武故居,瞻仰辛亥遗迹,总能感受到盐赋予这个地方人民的灵气。

来源:乐山日报

特别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责任编辑:尧禹)

乐山发布 懂你,懂世界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