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家乡
2022-07-04 来源:

俞子尧

盛夏的阳光漏过树叶,流在我的脸上,灰墙游走出斑驳的光点,又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暗淡。但柚子树上蝉声依旧响亮,歌唱着四年紫色土壤下的忍辱负重,歌唱着短短三个月的灿烂阳光。

我眯起眼睛,倾听小丘上的茶树议论着树林里最高的竹子,仰望飞鸟早出晚归,伴着橙红的云彩一起融化在落日余晖里。想必睡前跟坐在江边的佛祖互道了一声晚安,才能如此闲适,从容不迫。

不到六岁,我就随村里的好友跑遍村子里的每一个角落,山上最甜的果树,最香的茉莉花,最凶的公鸡我都了如指掌。在狗都嫌的年纪里,我们的欢声笑语顺着流水声,荡过整片田野,四处都有我们的痕迹,我们无处不在。

玩累了,婆婆就拿出放在井水里的西瓜,切开放在厨房里,呼唤着我们赶紧来吃。我冲过去挑了一片最大的,塞进嘴里,狼吞这盛夏的清爽与甜蜜。

吃完瓜,我们肚子浑圆,心有继续玩的想法,但力不足,只好围着最大的孩子,去看她的连环漫画,争着扮演大闹天宫的孙悟空,夸下海口要去龙宫拿走金箍棒。天南海北,无所不谈,上天入地的誓言又被家里人那句“幺儿,给老子还不回家吃饭啊!”给打回原形。

每次赶集时,婆婆总会骑着小电驴到街上十字路口那家豆腐脑店里吃早饭,来两碗豆腐脑,一碗加牛肉,看着王婶麻利地将豆腐,香菜,花生碎,麻油,粉条快速放入碗中,再盖上一笼牛肉,满是人间烟火气。

我拿起勺子搅拌,让豆腐下面的配料与清汤混合,就着大头菜与牛肉的香气大快朵颐,却没注意到婆婆那碗并没有加任何荤食。

浓稠的汤汁顺着勺子回落碗中,第一口喝下去就是鲜。豆腐清淡素雅,以柔配万物,在辣椒等一众调味下显得鲜美万分,在舌尖绽放。我又咬下一口牛肉,经过腌蒸的牛肉不显肥腻,反倒是爽口,咸香搭配瘦肉,劲道但不柴。就着甜豆浆,这就是一顿完美的早餐。

乐山是我的家乡,生我养我的地方。我爱这里的蝉声,爱这里的夕阳,爱这里的豆腐脑,爱这里所有的一切,但更爱一直爱我的家人。

此心安乐是吾乡。

(编辑:杜冬丽)

乐山发布 懂你,懂世界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