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嘉州,我的家
2022-07-04 来源:

闵诗涵

岁月的年轮一圈圈蔓延,人生中那些细碎的时光像是被刻在了旧胶卷上,在老式的放映机里不断播演,或是美好,或是伤怀,这些都成为了我心灵深处最深的印记。

米兰·昆德拉说,“慢”是一种已经失传的艺术,我理解的“慢”,是一种诗意,是一种生活态度,更是一种人生境界。

看放映机的齿轮流转,一幕幕生动的景象浮现在眼前:夏末未至,蝉鸣林梢。三伏的乐山总是那么燥热,老屋虽然荫凉,可也难以抵挡这令人心情烦躁的地气。老家的条件虽说不是很好,却能给我们带来别样的快乐。

今晚的月亮特别圆,老王坐在瓜棚架子下吸着旱烟,瓜地被照得下了霜似的银灰,蛙在渠沟里鸣,蝉在杨树上噪,草丛里的蛐蛐儿们呼朋引伴,凉风习习,送来阵阵青草香。我和爷爷来到这片瓜地里挑西瓜,给老王打了声招呼,爷爷便领着我向瓜地最深处走去,也不知为何,至今脑海里还会浮现着课文里闰土月夜刺猹的场景。不过那会,总觉得时光很慢,慢到可以和小动物们成为朋友,慢到可以用力呼吸,去感受泥土的芬芳。

老家的门前有一个平坦的坝子,每到秋收时节,奶奶会将谷子或玉米晒在上面,金灿灿的一片,见证着丰收的喜悦,我和伙伴们则把这里当成运动场,在上面挥汗如雨地奔跑,为此没少挨奶奶的鸡毛掸子。有时晚上无聊的时候,还会认真地看看书,农村里老旧的灯泡发着暖暖的黄光,捧着我最喜欢的名著,品一品《红楼梦》《三国演义》,再尝尝冰叔的江湖黄连汤,人生五味,快哉乐哉!虽说不是亲身经历,却也能感同身受。合上书卷,躺在床上,透过玻璃瓦顶,还能数数天上的繁星,那若明若暗的光芒是夏日独有的馈赠,为平凡而悠然的生活增添了不少雅趣。

现在因为全家人都搬到了城里,再也无法去体会那种慢时光了……是啊,明天来的太快,容不下昨天的慢时光。乐山在飞跑,我们也在长大。怀念那段慢时光,除了怀念,还是怀念。

(编辑:杜冬丽)

乐山发布 懂你,懂世界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