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乐山
2022-07-04 来源:

谭逸轩

“到广阔天地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伴着收音机里热火朝天的口号,作为知青的爷爷便开始定居此处;而我的血液,就同这“海棠香国”紧紧抱在了一起。

兴许是爷爷心血来潮,把我从泡沫的睡梦拉到这披满红橙霞光的青衣江前。我揉着仍惺忪的眼,咪咪地望着:粼粼的江面上还散着碎落的镜片,映着夹带淡青色与金黄的天——这是我未尝经验的清晨的乐山。

青衣江畔边,爷爷露出堆上皱纹的笑颜,一边缓缓地走着,一边兴奋地向我指点着他记忆里关于这里的一切:这里曾是河滩,那里曾是渡口;这里有过渔场,那里有过码头……像是温柔编织的摇篮,薄薄的晨雾为对岸羞涩的群山掩上了脸庞,静静地睡着;佚名之花仍未苏醒,无色的风还携着几许清晨的露。

在漫天金霞下,我们不觉已步于一棵老黄葛跟前。高大的树冠像把大伞盖在头顶,青葱的树叶窜动其间;微风轻轻走来,攀附其上的写着金色字体的红绸便在头顶舞成一片金红的霞。霞浪衬着绿波,使苍穹变为一片翻滚的海洋。爷爷找了个地儿,垫着盘虬卧龙似的树根,轻轻倚着粗糙的树干。爷爷的目光似乎透过了硕大的树冠,望向了更远的地方:“那时我和你奶奶也在这儿许下了愿望呢!”

我也仰首而望,在洒下的斑驳间,是被金红的初日所包围的绿叶;晃动的每一叶,都是时间倒映着嘉州历史串成的线;稠密的每一片,都收录了太多一眼千年,记载了嘉定府沧海桑田的世间——这棵黄葛树一如既往地坚定那不变的乐山契约。那一条条舞动红火,燃起的是一代代人的寄托与思念;年复一年,堆积起来的相思便淌成了千古的传说,汇入这三江源绵绵地流过......

路边不时有成群结队的早起的鸟儿在陆地上游览,尽情卖弄着骄傲的歌喉。我和爷爷也已穿过了长长短短的街;他的步履同天上的云朵一样缓,不高的身躯像风中的树影一样晃——可走在我身旁的肩,重叠成了我心中万重的山——高过峨眉,伟比凌云。

在乐山,荣枯交替着新芽与老根;日月交替着白昼与残夜。人们,一直都在清晨中寻找着明天。

(编辑:杜冬丽)

乐山发布 懂你,懂世界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