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833-2445385 广告热线:0833-2442059 QQ:360552222
谁是病毒的“二传手”
2020-02-13 10:23 来源:人民网-健康报网

  原标题:谁是病毒的“二传手”

  近日有研究认为,穿山甲可能是新型冠状病毒的潜在中间宿主,这引发了一些争议和讨论。那什么是病毒中间宿主?

  中间宿主是病毒从自然宿主传播到人类过程中的“二传手”,一个著名案例就是果子狸被认为是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冠状病毒中间宿主。研究人员从野生动物市场果子狸体内检测到的病毒与人群中流行的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一致性达99.8%。

  但是,研究人员认为果子狸不是SARS病毒在自然界的源头,因为这种病毒同样能让果子狸生病,说明果子狸同病毒难以“和谐共存”。

  病毒源头究竟在哪儿?历经十多年调查,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团队2017年在美国《科学公共图书馆·病原体》杂志上报告,在云南省一个偏远洞穴中发现携带SARS样冠状病毒的中华菊头蝠种群,从它们体内所含病毒毒株中找到人类SARS病毒的全部基因组组分,这些毒株基因频繁重组可能形成了人群中流行的病毒。因此,中华菊头蝠被认为是SARS病毒的自然宿主,而参与病毒从自然宿主到人类传播过程的“二传手”果子狸被认为是中间宿主。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研究人员加紧对病毒溯源。石正丽团队近日在英国《自然》杂志上报告说,新型冠状病毒与来源于蝙蝠样本的一株冠状病毒(简称TG13)基因相似,两种病毒序列一致性高达96%,表明蝙蝠可能是新型冠状病毒在自然界的宿主。

  有专家认为,如果蝙蝠是自然宿主的结论成立,蝙蝠冠状病毒与人类新型冠状病毒的差异意味着,还存在一个或多个中间宿主。

  穿山甲是否为其中之一?岭南现代农业科学与技术广东省实验室与华南农业大学合作的团队,通过分析1000多份宏基因组数据,认为穿山甲是潜在中间宿主,穿山甲样品中β属冠状病毒(新型冠状病毒属于β属冠状病毒)的阳性率为70%,从宏基因组拼接出来的穿山甲病毒序列与目前感染人的毒株序列相似度达99%。

  这项研究尚未经同行评议,有其他研究者提出疑问。比如1000份宏基因组样本是否具有代表性?β属冠状病毒包含多种类型,部分穿山甲样品中发现的β属冠状病毒是新型冠状病毒还是其他病毒?

  参与研究的华南农业大学教授沈永义对媒体表示,这批穿山甲是团队从某些特定机构获取,不代表自然界中绝大多数的穿山甲携带冠状病毒。英国《自然》杂志网站援引格拉斯哥大学计算病毒学家戴维·罗伯逊的话说,穿山甲可能是中间宿主的“候选者”。

  现有证据显示,导致新冠肺炎疫情的病毒很可能来自野生动物。以蝙蝠为例,它是百余种病毒的自然宿主,可能携带埃博拉病毒、马尔堡病毒等能感染人类的病毒。由于蝙蝠具有特殊免疫系统,它虽携带病毒,自己却极少发病。(据新华社 记者张莹)

(责任编辑:徐燕妮)

乐山发布 懂你,懂世界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