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媒体看乐山】四川日报关注浙川东西部协作金口河区产业园的升级路
2022-10-26 来源:四川日报

10月26日,

四川日报以《共建产业园区的升级路》为题,

对新一轮浙川东西部协作产业园区升级的经验做法进行报道,

其中浙川东西部协作金口河区产业园做优存量,

为园区续建、扩建创造最大空间

等经验受到关注。

1666749135(1).jpg

全文报道如下

↓↓↓

新一轮浙川东西部协作,把存量做优、增量做大、总量做强共建产业园区的升级路

m_4fbecd908af11be0a81df8a5116abe24.jpg

浙川东西部协作金口河区产业园二期、三期项目。金口河区委宣传部供图

浙川东西部协作

核心提示

从“输血”走向“造血”,从单向帮扶转为双向合作,靠企业“单打独斗”是不够的,需要以园区为载体,打造脱贫地区的“后起之秀”。要把存量做优,把增量做大,把总量做强。

10月13日,浙川东西部协作金口河区产业园二期项目又迎来一位新“住户”。新入驻的浙江蓝美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瞄准蓝莓产业,一期投资3000万元,建设年产1000吨果干生产线;二期将投资1.7亿元,建设年产8吨花青素精深加工项目。

乐山市金口河区委常委、副区长罗成刚告诉记者,在一期、二期项目基础上,今年新建成投用的产业园三期项目延续农副产品精深加工方向。目前,整个浙川东西部协作金口河区产业园涵盖农产品展示、电子商务、农产品冷链、仓储物流、青年创业中心等。

浙川东西部协作金口河区产业园的升级,正是四川数十个浙川共建产业园区的缩影。新一轮浙川东西部协作,这些产业园区如何走好升级之路?

为何建

告别“单打独斗”

以园区为载体打造“后起之秀”

浙江有资金、人才、市场优势,四川有土地、劳动力优势。

  位于宜宾市屏山县的浙川纺织产业协作示范园,充分发挥嘉兴市纺织产业的企业、技术和市场优势,整合屏山县原料优势、向家坝水电绿色能源优势和人力成本优势等,2021年实现工业入库总税收1.98亿元,吸纳就业8200余人,其中脱贫户1040余人。

  从“输血”走向“造血”,从单向帮扶转为双向合作,靠企业“单打独斗”是不够的,需要以园区为载体,打造脱贫地区的“后起之秀”。“要把存量做优,把增量做大,把总量做强。”省乡村振兴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做优存量,要为园区续建、扩建创造最大空间。

  去年,罗成刚从浙江省绍兴市上虞区来到乐山市金口河区挂职,调研中他发现,随着园区规模体量增大及交通条件的完善,入驻企业不断增多,企业员工的办公、住宿、吃饭问题比较突出,甚至会影响到园区企业的入驻效率。去年起,上虞区整合新一轮东西部协作资金2450万元,助力金口河区建成了2个标准厂房及1幢综合楼,提升了园区综合配套功能。

  做大增量、做强总量,则要加大产业园区建设力度,高标准规划、高质量建设一批优势突出、特色鲜明、带动力强的产业新园区和新项目。

  9月底,巴中市南江县浙川东西部协作(东阳—南江)健康食品产业园在南江县东榆工业园区正式动工建设。项目刚开工,已经有不少“抢滩登陆”的企业。四川劲华食品科技有限公司财务总监陈军告诉记者,他们将充分利用巴中的黑猪资源,带动上下游资源整合,扩大版图,“以商招商”吸引相关企业,“实现整猪的‘开发’,做高端生食火腿、肉制品深加工以及肝素钠生物药。还会充分利用这里的优质水源,生产富氢水。”

  南江县委常委、副县长盛锋表示,去年,他从浙江省金华东阳市来到南江县挂职后,经过充分调研论证,产业园区符合南江发展定位,同时也弥补了南江县东榆工业园区企业发展不均、产业链不全的发展瓶颈。2023年建成投产后,该产业园预计可实现年产值17.5亿元。

建什么

因地制宜

探索“飞地”园区、总部经济

  因地制宜,是浙川共建产业园区遵循的基本原则。有的地方生态脆弱、区位偏远、交通落后,不适宜建园区,“飞地”模式很好地解决了这一问题。

  位于浙江省嘉兴市嘉善县的嘉善—庆元—九寨沟“飞地”产业园,瞄准高端装备制造、精密机械及科技人才项目,目前,招商工作正如火如荼地展开。该园建成后的前5年,嘉善县将项目投资额的10%、园区企业所缴税收留存地方部分的50%作为收益给予阿坝州九寨沟县,并二次分配给脱贫群众。九寨沟县鑫玖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王云海表示,这一模式不仅解决了九寨沟难以布局产业园区的困境,同时也解决了嘉善县面临的产业空间紧张问题。同时,三地还共建了嘉善九庆产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共同开展园区建设、招商引资和管理运营。

  有的地方有具体需求,必须“对症下药”。今年,广元市昭化区卫子镇王家贡米现代种业园区投入东西部协作财政帮扶资金200万元,用于“王家贡米产业基地”建设,对“王家贡米”的品牌、技术、选育等方面进行大力支持。“‘王家贡米’一直缺乏专用品种,没有核心竞争力。”王家贡米产业技术研究所所长吕志勇表示,借助位于浙江省杭州市的中国水稻研究所的科研力量,他们将开展水稻产业技术和成果转化科技平台建设。10月中下旬,已有一批种子被寄往中国水稻研究所,开展品质鉴定分析和抗性检测。

  10月18日,南充市嘉陵区工业集中区内的浙川东西部协作共建示范产业园项目即将建成。它和其他产业园区不太一样——玻璃幕墙装点的几幢高楼,比起厂房,这里更像一个中央商务区。

  “这是嘉陵区对总部经济的一次探索。”嘉陵区挂职干部介绍,利用离成都、重庆较近的区位优势,建成后,产业园将成为川东北地区唯一集研发、办公、孵化、生产并配套商业、餐饮、娱乐等于一体的创新创业总部“新地标”。目前,围绕信息技术、新能源新材料、节能环保、高端装备制造,这里已吸引商汤科技、格锐云天、绵阳线束等一批优质企业入驻。

  乘着“总部经济”之风,企业价值链与区域资源将实现最优空间耦合。比如,商汤科技将在这里建设川东北人工智能中心,借力临海市优势建立“离岸孵化器”,引进先进技术和人才,在园区实现成果转化应用,大力培育专精特新“小巨人”“单项冠军”,将浙川产业园打造成产业创新发展地。

怎么建

用好定位好模式

吸引企业智慧园区也已上线

有了好的定位、好的模式,产业园还需要吸引好的企业,把它们留得下、稳得住。如何吸引好企业?

  盛锋还记得,刚到南江县时,援派干部们从市志和县志中挖掘出了一个人物——金华火腿的“祖师爷”、浙江义乌人宗泽,他曾在北宋宣和六年调任巴州通判。这一故事也成为了打动企业相关负责人的原因之一。

  “但企业到西部,不能单谈情怀,我们要帮助他们解决为何来、做什么、怎么做三个问题。”盛锋坦言。

  通过“一把手招商”“小分队招商”和双向考察的模式,园区在东阳市推送的企业中优中取优。从今年3月和企业洽谈,到9月份开工建设,更是体现出了一份“浙川速度”。“由于项目涉及‘腾笼换鸟’,存在历史遗留问题,南江县特别组建专班,针对性解决。”南江县东榆工业园区管委会主任岳钊表示。此外,水电供应、手续办理等,都为园区设置了“绿灯”,保障项目按时开工建设。

  南充市嘉陵区则加强招商力量的互动对接,共享招商平台,互通招商信息,共同策划项目推介招引活动。“充分发挥浙江省台州临海市在外商会企业众多、产业多元、联系广泛、资源丰富、渠道畅通的优势,开展以商引商。”嘉陵区挂职干部介绍,今年,他们成功开展成都台州商会嘉陵行活动,宣传推介嘉陵。

  除了吸引,还要把关。浙川东西部协作金口河区产业园一期、二期在招商进驻的过程中,也碰到过一些难题。“比如,部分入驻的本地专业合作社规模较小,农产品季节性较强,无法做到全面量产,影响到了产出效益。”罗成刚表示。

  以此为鉴,未来产业园的招引思路调整为立足“金口金品”特色农产品优势,借力东西部协作机制,引进一批有实力、有品牌、有订单、有销路的规模企业,反向带动金口河区农业产业发展和农民增收致富。

  比如,刚刚签约的浙江蓝美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就是看中金口河区现有的上千亩蓝莓种植基地和丰富的林地资源,之后还将辐射带动周边区县一起发展蓝莓种植3.5万亩,“希望东西部协作的成果能够留得下来,真正为老百姓增收,为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助力。”罗成刚表示。

  屏山县则将浙江“标准地”制度融入园区项目招引中,严把项目准入关,明确“亩均税收15万元”“技术设备领先”两条底线,将有限的土地资源投向高质量项目。

  浙川共建产业园区,也在向着数字化、智能化进发。

  8月初,浙川纺织产业协作示范园智慧园区系统正式上线运行,运用云计算、互联网、大数据、5G技术,推进园区智慧化管理。此外,还积极引导龙头企业实施数字化转型和节能改造,推广分布式光伏发电,建设绿色智能化工厂、“零碳工厂”等。

(编辑:杨梅)

乐山发布 懂你,懂世界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