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好融合“实验田” 推动城乡“齐步走”
2022-01-14 来源:川观新闻

原标题:耕好融合“实验田” 推动城乡“齐步走”

耕好融合“实验田” 推动城乡“齐步走”

川观新闻记者 王成栋

作为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施工指南”,《重庆四川两省市贯彻落实〈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规划纲要〉联合实施方案》(以下简称《联合实施方案》将“共同推动城乡融合发展”摆在重要位置。

对于农业大省和全国农村改革策源地之一的四川来说,在建设双城经济圈的背景下,到底该如何做好城乡融合这篇“大文章”?《联合实施方案》提出的路径,是推动城乡基础设施一体化、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和产业融合发展,以及建设国家城乡融合发展实验区。

  建好不同类型实验区 共同探索城乡融合新路径

“先探索、再总结、后推广。”省发展改革委城镇化处处长李杰看来,川渝推动城乡融合,首先是要用好平台。

这个平台,就是2019年获批国家城乡融合发展试验区的成都西部片区。该片区包括了温江区、郫都区、都江堰市、彭州市、崇州市、邛崃市、大邑县、蒲江县八个县(区、市),总面积7672平方公里,常住人口为624.06万人,试点期为2020年至2025年。

目前,片区已经明确了五大重点任务以及十大重点工程。其中,重点任务是“探索绿色生态价值实现机制”“构建产业生态圈创新生态链”“加快推进农村土地制度改革”“高质量完善农村金融服务体系”“健全城乡有序流动的人口迁徙制度,十大工程则包括都江堰精华灌区生态建设和文化保护传承利用工程、西部区域旅游环线公路工程等。

“这个区域是精挑细选的结果。”成都市发展改革委农村经济处处长赵明介绍,选择在成都西部片区开展城乡融合试验,一来这一区域为都江堰精华罐区,农村人口占比较高。二来,经过多年综合施策,这一区域城乡差距较小,“能够快速出经验、出成果。”赵明说,“快速出成果”的目的,是为了给其他相似地区提供“指南针”。

成都西部片区只是整个双城经济圈的试验平台之一。在重庆,同样有一块“实验田”——重庆西部片区,包括荣昌、潼南、大足、合川、铜梁、永川、璧山、江津和巴南9个区,总面积约15323平方公里。

“相互借鉴,各有侧重。”省委改革办相关负责人介绍,相对于以平原为主的成都西部片区,以丘陵为主的重庆西部片区,城乡差距相对明显,“在川渝更具代表性”。其探索的经验与做法,同样可以为四川其他地区提供参考与经验。

  锁定三大重点 统筹兼顾打破城乡界限

对于实验区之外更多地区,未来该怎么推动城乡融合?

“统筹兼顾打破城乡界限,尽量扫除硬件、软件覆盖的盲区并解决乡村发展内生动力问题。”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尹稚介绍,就当前而言,川渝两地主要城乡差距存在最突出的领域,是基础设施和基本公共服务。而差距形成的最大原因,是乡村产业发展不充分。

因此,首先是要对基础设施补短板。路径,是实现城乡基础设施要一体化。具体来说,统筹推进跨行政区城乡基础设施规划建设,促进城镇公共基础设施,例如电力、通信、供排水等向乡村延伸,同步拓宽“瓶颈路”、打通“断头路”,并实现相关设施共建共管共享。

其次,是公共服务则要均等化。省发展改革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无论是教育、医疗还是养老等资源,当前资源均主要集中在城镇。下一步,就是要通过改革等方式,构建城乡公共服务共享的新机制新体制,让农村人口也能和城里人享收同等的教育、医疗和养老服务。

最后,还要推动城乡产业融合发展。“这是事关城乡融合能否成功和增强农村内生动力的关键。”尹稚说,就川渝两地而言,推动产业融合发展的抓手,是以特色小镇、特色小城镇和美丽乡村及各类农业园区为抓手平台,培育农业农村新业态,带动农业农村现代化。

“当然,不管是基础设施补短板、公共服务的均等化还是推动城乡产业融合发展,都需要川渝共同发力。”省发展改革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在推进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背景下,推动城乡融合,都必须打破形成区划界限,发挥资源相对集中的重庆和成都“双核”、区域中心城市、主要节点城市辐射带动引领作用,让更多的乡村纳入“朋友圈”。

推动城乡基础设施一体化

统筹推进跨行政区城乡基础设施规划建设,完善级配合理的城乡路网,跨区域开行乡村客运公交。推动市政管网和生活垃圾分类处理及再生利用设施等向乡村覆盖。

推动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

推动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联合开展名师名校长培养工作。推进城市医联体和紧密型县域医共体建设。构建多层次多元化农村养老服务体系,联合开展社会工作人才培养和机构培育。

推动城乡产业融合发展

打造城乡产业协同发展先行区,重点优化提升特色小镇、特色小城镇、美丽乡村和各类农业园区,建设巴蜀美丽乡村示范带。组建农业产业化联合体,开展国家数字乡村试点。

建设国家城乡融合发展试验区

推动国家城乡融合发展试验区重庆西部片区、成都西部片区建设,探索建立城乡有序流动的人口迁徙、进城落户农民依法自愿有偿转让退出农村权益等制度等。

成渝上新:

今年,四川将新建撤并建制村硬化路7000公里

川观新闻记者 王眉灵

“春节前就能通车。”1月10日中午,工人们吃饭的间隙,胡江在通村道路的施工图上画了又画。这位西充县双凤镇跳蹬河村口双凤镇副镇长、跳蹬河村支部书记说,等到“施工图”走进现实,跳蹬河村距离真正融合发展又近了一步。

2020年,原红栋子村与原乾元宫村并入跳蹬河村。新的问题随之而来:当地原来围绕村部建设的通村路,与新的行政村发展不相适应——三个村民小组与新村委会之间没有直通的硬化路,已建道路宽度不足。“严重影响了做好‘后半篇’文章。”胡江介绍,去年9月开始,当地正启动打通“断头路”和拓宽瓶颈路行动,预计春节之前,建设工作将全部结束。

今年,与跳蹬河村一样,全省将有3300个撤并村实各村民小组与新村委会直连直通。其中,省级百强中心镇内撤并建制村与新村委会实现100%直连。在此基础上,全省将新建设通村组硬化路7000公里,新增7000个30户以上村民小组通硬化路全覆盖。

省交通运输厅相关负责人透露,除开实现村组之间互联互通,今年四川将加快城市公交向乡村延伸和农村客运班线公交化改造,推动交邮商合作发展,打造“金通工程·天府交邮通”品牌,以提升物流服务能力,带动农户实现“通路了,能致富”。

(责任编辑:张宇婷)

乐山发布 懂你,懂世界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