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家:中国作家如问鼎诺奖 感觉就像获奥运首金

2012年10月11日20:55  来源:中国新闻网

 【字号 】      打印
 
  北京时间今晚7点,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就将揭晓。受莫言可能夺魁的传闻影响,今晚的这个结果备受关注,有关诺奖的争议也是众说纷纭。为此,重庆晨报昨日特别对话四位文化人:作家麦家和贺斌,诗人李元胜和欧阳斌,让他们分别解读自己心中的诺贝尔文学奖。四人都比较认同的是,诺奖已成为中国作家的一个“心结”。

  麦家(第七届茅盾文学奖得主):

  中国作家问鼎就像奥运夺首金

  说起对诺贝尔文学奖的总体印象,麦家首先还是肯定了积极意义,“我觉得,无论有什么非议,但说它是世界知名文学大奖,意义丰富是没有问题的。但同时它也是独立的,也有很个性化的要求。”

  在麦家看来,国人对诺奖的争议并不会对奖项的权威性造成什么影响,“任何评奖、比赛,只要是人当评委,都会有遗憾。像列夫·托尔斯泰、契诃夫这些公认的大家都没有得过诺奖,这就是遗憾。”

  虽然麦家以“我们推荐对评奖不会有任何实质影响”为由,婉拒了晨报记者请他说一个自己最希望的获奖人选,但他认为如果中国人得奖,肯定对促进国人关注文学是有帮助的,“我们中国人向来是很在乎得到世界承认、认可的东西。如果有一个中国作家在世界文坛上拿了一个公认的大奖,我觉得就像在奥运会上拿了金牌一样,你看拿到中国第一块奥运金牌的许海峰,大家记了这么多年。”

  欧阳斌(文学杂志《红岩》副主编):

  中国作家水平上还差一截

  “奖励文学创作中有理想倾向作品的作家,这就是诺贝尔在遗嘱中对文学奖的定位。”在欧阳斌看来,虽然诺奖随着时代变迁略有变化,但鼓励创作中的理想主义色彩这个根基是没有变的,“你看近几年的得主就能证明,诺奖在回归经典,敬畏文学,这些得主都是文学界有开创性的作家。”

  今年欧阳斌力挺阿莫斯·奥兹。至于热门的莫言,他认为,“他在文本开创意识是走在中国作家前面的,近年多部作品都在文本方面作出了非常好的尝试,但我个人觉得莫言的写作气象没有达到理想倾向。”

  欧阳斌希望中国人能问鼎一次,“得奖确实对提高国人对文学关注的有帮助,但中国作家确实水平上还差一截。”

  李元胜(重庆市作协副主席):

  莫言北岛都是文坛代表人物

  
李元胜对诺贝尔文学奖的看法和麦家相仿,“它是一个有价值的国际性奖项,但在世界范围内也并不存在非常完美化无缺陷的奖项,差不多都或多或少有问题或缺点。”

  关于自己看好的可能问鼎诺奖的中国作家,李元胜也提到的本次大热的莫言,以及往年就被多次提及可能获奖的北岛,“他俩都是非常优秀的作家,都各有千秋,都可作为中国文坛的代表人物,但总的来看(中国)整个作家群体都没有太大差距。”

  李元胜说,的确如有些网友所言,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在普及型上有一定欠缺,“这是它的定位、评审制度决定了的。大众不能参与投票,必然如此。但这也是它的魅力之一。”

  贺斌(本报总编助理、业余小说作者):

  最看好特雷弗和卡达莱

  “诺贝尔文学奖是当今世界最好的文学奖之一。”在贺斌看来,虽然它是几个老人封闭评奖,但他们都是人精,再加上一个庞大的推荐机制,从历年评选结果看很少失手,“但任何评奖都会挂一漏几,在我心目中,像博尔赫斯、波拉尼奥,远的像托尔斯泰、普鲁斯特等没入围,应该是这个奖的遗憾。”

  谈及自己力挺的作家,贺斌特别提到了爱尔兰的威廉·特雷弗。他在博彩公司的赔率榜上也已超过了莫言,“他是爱尔兰的契诃夫,温情而深厚,但他在中国太受冷,目前在国内只出版过一本短篇集《纸牌老千》。如果得奖,至少会让更多人接近这个长着碧蓝双眼的84岁老人。”此外,贺斌钟爱的还有阿尔巴尼亚的卡达莱。

  针对一些网友称中国作家参评诺奖在翻译上存在短板,贺斌表示,近年像莫言,阎连科,王安忆等中国作家的作品在西方的译介都不错,“应该说中国作家的机会越来越多了。”

  同时,贺斌也觉得“诺奖中国人得当然是好事,就像刘翔得110米栏奥运冠军。打进西方世界而且称霸一回,对国人无论怎样都是兴奋剂。”但他对得奖促进文学提升并不看好,“这个时代太急吼吼的,这样的空气对文学是最大的敌人,一次得奖是不会改变这些的。”

  相关新闻> 诺贝尔文学奖颁奖 央视首次受邀采访

  昨天,记者从和莫言保持长期合作的上海文艺出版社了解到,一套5本的莫言中篇小说集也将在本月内面世,发行量约为1万余套。

  据上海文艺出版社责任编辑曹元勇介绍,虽然此套丛书的策划从今年初就已开始,和莫言得不得奖并没有直接关系,但一旦莫言得奖,出版社将立即开始加印此套丛书,“获奖肯定会影响作家作品的销售,很多读者都希望能自己读一读,评价一下是不是应该得奖。”

  昨天下午5点过,央视发布消息称,“全球获准采访诺贝尔文学奖颁奖的只有三家电视台,央视首次受邀进行采访。”这也被网友视为是莫言可能获奖的积极信号,“如果不获奖,那请央视干吗呢?”

  (重庆晨报记者 裘晋奕 见习记者 姜雅娟 实习生 张文聪)

 
 
 
(责任编辑:郑国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