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惊奇的地下藏宝

2012年09月25日11:31  

 【字号 】      打印
 

  令人惊奇的地下藏宝

  最早引起峨眉人关注的“地下藏宝”事件,是符溪镇出土的青铜器:1963年,一社员翻田平地时挖出一批青铜器,经县文管所派员前往,确认为很有价值战国青铜器,便征购回所。1972年6月,四川省博物馆到此发掘出陶瓷、青铜器约四十件。截止到1981的近20年间,文管所共收集该处出土文物二百余件。

  如此之多的“地下宝藏”,首次给了峨眉人一个惊奇:不料想,接下的1985年8月,距高桥镇仅数里的罗目镇又出土一批宋代窖藏:县电机铸造厂挖基坑时,距地表一米深处见一陶缸倒扣,工人将其砸烂,发现一石板上重叠放置铜器、瓷器四十多件。其中铜器十六件为铜瓶、铜碗、铜钵、铜蜡台等;瓷器为瓷瓶、瓷盏、瓷盘、瓷碟、瓷鼎等,均有明显的宋瓷特征,鉴定为宋代龙泉青瓷和景德镇青白瓷。

  两次出土"珍藏"之事,分别载《峨眉文史》中,作者为当时县文管所陈黎同志。文中说:“这样的窖藏,我想峨眉县绝不止一处,有待将来发现……”事实果然印证此说,去年罗目镇挖地基又发报出银瓶、银罐等银器十余件。因暂无资料公布,详情不知,笔者到罗目镇会过当时亲见此事的群众,证实确有此事。

  在民间则有更多掘宝故事流传。笔者亲见实物,且在灵岩寺近郊的:一村民同几个乡邻在荒野挖地,无意间掘得玉珠数十颗,几位村民便分之。这村民得两颗,不慎遗失一颗,给我看留下的一颗:

  色绿,约小于乒乓球,中有小孔,对光透视五彩斑斓。 村民说,有称“朝珠”,有称“玉珠”的,末曾出售,只是留作纪念。这位村民年过七旬,话语诚恳,所言可信。

  另一位老农夫给笔者看过一件金属物件,自言不知何物。细观之,乃是一面对半破碎的青铜镜,其蓝锈红斑莹润自然,镜背为双飞仙鹤纹饰,应是唐宋铜镜无疑。

  问之为何破碎?老农说,挖地时翻出,砸断看是否是金银的?并说挖出的东西有十数件,全卖给了收拾破烂的了。

  还有说得令听者竖耳瞪眼的:

  一收荒匠在灵岩寺后山荒僻之村,见一孩童用绳拴一器物在地下拖玩,形似鼠,质如铜,便给数钱将物收走,回家细看疑为金也,到银行验试果然。即刻又来专家研判,乃为金佛耳廓,尚有割锯痕迹。收荒匠揣度此事甚为严重,一但触犯法律,自己有口难辩,便借故逃遁了。

  此乃民间传闻“金耳朵”故事,可惜无实物验证真假。

  还有一些掘宝故事,离奇并有神话色彩,归纳起来,都集中在灵岩寺有地下藏宝。

  为什么一座早已废弃的寺庙,却代代相传有“地下藏宝”之说呢?

  藏宝之说从何而来

  笔者八月中旬开始,调查走访灵岩寺十华里之内的景点、古迹、古庙和遗址,采访了数十位村民,其中十多位年龄超过70岁,五位年龄超过80岁。

  其一,佛教传入峨眉山后的一十五百年间,皇室剌物,香客功果,贵人捐赠等,令大小寺庙聚积了各式各样的奇珍异宝,时为峨眉山建寺最早、殿宇最大、僧侣最多的灵岩寺,应是文物古迹、金银珠宝最丰盛之地。灵岩寺庙建于晋代,经唐至明代不断扩建,成为西蜀第一大刹。明朝英宗皇帝于天顺四年 (公元1406年)敖书 “灵岩寺”。寺庙占地方圆十里,殿宇四十八重,僧人干许,有“前殿不识后殿僧人”,朝庙人要“骑马烧香”之说。至今当地人传,当时高桥镇赶集,市民与僧人各半,俗称“和尚场”,虽有夸大,可也见其庙宇之宏大兴盛。可借明末清初战火不断,寺庙被烧毁,当年遗物,有一明代石坊尚存。

  石坊高约十米,精细雕凿动物花草纹饰图案。1995年,高桥中学修建校舍,曾在石坊旁挖出神像两尊。神像高约7——8米,青石雕刻,因其高大,为三节合成。神像雕工精细,神态逼真,乃明代石雕。当地老人前来看后回忆说,此为“接引佛”,原为山门"接引殿"两旁所供。为保护古迹,神像复埋土中。

  “接引佛”至灵岩寺正殿,约四五华里之遥,可见当年寺庙之宏大壮丽。如此雄伟的寺庙,历史上几经火灾,加之战乱,僧人藏宝之说也合情合理。

  其二,灵岩寺庙位于红莲溪旁,当地人称"红严寺",也称“红莲寺"。村民据传言称:寺庙破败重建时,枭匪、野僧勾结官府,修了地宫密室,邪恶不止,后来巡抚私访,义侠相助,抄斩党羽,火烧了“红莲寺”。“红莲寺”暗设机关,蒙财害命,敛聚财宝,藏地宫密室之说,在民间广为流传。其实,此乃村民把武侠小说《火烧红莲寺》故事与此寺庙混为一谈了。

  其三,外地"寻宝客"的来访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据说有位白发老人,银须过胸,其人步履轻盈,来去无踪,时时口中念念有词,而却不与当地人语,后来有村人探知,此人乃是位外来的寻宝高人。村人还说,曾有几位大学教授来了数次,每次数日,绘制了"藏宝图"而去,又说有某某地勘队,曾携先进仪器来此探测绘图而去等等。

  凡此种传言,村里一人提及,四周乡邻皆为之作证,事情让人更加扑朔迷离。(作者:张洪燕)

 
 
 
(责任编辑:胡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