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了翁在嘉州 

2014年12月06日08:54  来源:三江都市报

 【字号 】      打印
 

  留名于嘉州并列传于二十四史的地方官,在南宋,有理学家魏了翁(《宋史·儒林传》)。魏了翁,字华父,四川蒲江人,南宋庆元五年(公元1199年)进士第三名。开禧元年(公元1205年)供职于京都时,满怀抱国之志的他上书皇帝,建议朝廷因战备不足,暂缓对蒙古用兵。不料被御史徐楠以“对策狂妄”的罪名,贬为秘书省正字,第二年又改任校书郎,魏了翁便以父亲年迈为由请求回四川尽孝,被放到嘉定府知府任上。

  开禧二年(公元1206年)魏了翁出知嘉定府,知府任上不过半年。后人记其出守州府“化善俗为治”而“士论大服,俗为之变,治行彰闻”。此外,作为大学问家,其留传后世的诗词文章书法更是可圈可点。

  其文章,以《璧津楼记》最为著名。那时,在岷江、青衣江、大渡河三江之汇,跨城墙建有一座高楼,名璧津楼。楼始建于南宋嘉泰年间(公元1201-1204年),楼取名源于三江汇流处的璧玉津。“津”者,渡也。最早见于晋人左思《蜀都赋》“东越玉津”。《水经注》解释道:“江水又东至南安为璧玉津,故左思云东越玉津也。”因楼在此古渡璧玉津旁,故得此美名。

  璧津楼在魏了翁离开嘉州30年后又重建,成了宋代嘉州五大名楼之一,《璧津楼记》也因此而作。记中谈到,楼初为嘉定府知府游仲鸿建,提刑陈谦命名。文中感叹道:“吾之为斯楼也,匪以为宴娱之供,每一登临,忧感交集,盖未尝有一忻焉。”大有范仲淹《岳阳楼记》“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意味。

  其诗词,最可称道者,是作于璧津楼上的《水调歌头》:“檥棹汉嘉口,更尽渭城杯。凌云山色,似为行客苦伤怀。横出半天烟雨,锁定一川风景,未放客船开。想见此楼上,阅尽蜀人才。山猿鹤,江鸥鹭,亦相猜。滔滔日夜东注,全璧几人回。客亦莞然成笑,多少醉生梦死,转首总成埃。信屈四时耳,寒暑往还来。”自注道“张太傅方送别璧津楼再赋即席和韵”,乃送别词一首。

  又有同时作于凌云山上的《水调歌头》:“千古峨眉月,照我别离杯。故人中岁聚散,脉脉若为怀。醉帽三更风雨,别袂一帘山色,为放笑眉开。握手道旧故,抵掌论人才。山中人,灶间婢,亦惊猜。江头新涨催发,欲去重徘徊。世事丝丝满鬓,岁月匆匆上面,渴梦肺生埃。酒罢听客去,公亦赋归来。”自注“过凌云和张太傅方”,再抒送别之情。

  至于《题则堂诗》则记下了当时峨眉县符溪有一座藏书楼,主人是晚号符溪子的薛绂。魏了翁又有诗云“峨岭秋寒千古意,符溪春暖百卷诗”,故此“则堂”书楼算得上嘉州为数不多的私家图书馆了。

  其书法,善大字隶书。或在夹江县为名医皇甫坦故居隶书“家庆楼”、为云吟山隶书“云呤山”、或在峨眉山为老宝楼题“峨山真境”匾额等。

  值得注意的是,民国《乐山县志》有一条与魏了翁有关有重要文献,其卷五载:“三峨山,分张两翼,矗立如大旗,黛色青葱,异常高秀。魏鹤山曰‘峨眉天下秀’当指此山而言。”魏鹤山即魏了翁,意为魏了翁以“峨眉天下秀”评价三峨山。若此说不误,则最早提出“峨眉天下秀”是魏了翁,且产生的时间已早到南宋去了。

 
 
 
(责任编辑:王君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