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大佛 丹青神韵】妙在似与不似之间——陆俨少笔下的乐山大佛
2013年11月03日09:56?来源:乐山新闻网
【字号 】      打印

  唐代永泰年间(765),写“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名句的边塞诗人岑参,受命出任嘉州刺使。由于当时的崔旰乱蜀,岑参行到陕西汉中,便中途返回,直到他经历了千难万险,于大历八年(767)平乱后,才绕道赴嘉州上任。岑参生前给我们留下了17首嘉州诗。这些诗篇抒发了他对嘉州的情和爱,也留下了他的悲与忧。

  唐大历三年(768)七月,岑参被罢去嘉州刺史。在即将离去之前,他游览了凌云寺,写下了《登嘉州凌云寺作》这首咏颂凌云胜景的佳作。

  寺出飞鸟外,青峰戴朱楼。搏壁跻半空,喜得登上头。

  始知宇宙阔,下看三江流。天晴见峨眉,如向波上浮。

  迥旷烟景豁,阴森棕楠稠。愿割区中缘,永从尘外游。

  回风吹虎穴,片雨当龙湫。僧房云濛濛,夏月寒飕飕。

  回合俯近郭,寥落见远舟。胜概无端倪,天宫可淹留。

  一官讵足道,欲去令人愁。

  此诗抒发了岑参晚年登上凌云寺,远望峨眉,俯视三江,喜知宇宙开阔的豪情。诗中的“夏月寒飕飕” 与接到罢免令的七月相切,他心情不愉快,故有“愿割区中缘,永从尘外游” 的念头。岑参十分留恋秀甲西蜀的嘉州,所以感叹“一官讵足道,欲去令人愁”, 诗人甚感尘世炎凉,即使置身凌云胜景,也如在“天宫” 里, 觉得“夏月”寒意袭人。

  1937年“七七”事变后,年青的山水画家陆俨少携妻挈儿西行避难,历时三个多月才辗转抵达重庆,在一家兵工厂里当一名事务员。他业余作画至百幅,先是在重庆租了场地开画展,1939年又到成都开画展。四川一个教育厅长对他说:“在成都开画展,人事第一,作品第二。”陆俨少回答说:“我二十年学画,未学人事。”对方说:“那是开不好画展的。”陆俨少住在一家小客栈里,起草了一篇画展启事,没想到这篇启事竟使当地一些宿儒对他另眼相看。之后他又到乐山举办山水画展,正好武汉大学西迁至乐山,他的画展引起了朱光潜、马一浮等名人的关注和称赞。后来他又到宜宾去举办画展。 此行陆俨少由重庆经内江抵成都,再至灌县,上青城山、峨眉山,又沿岷江乘船至乐山,再至宜宾,而后乘船经泸州、江津回重庆。他感到国内山水以四川为第一,即便是寻常平冈远岫,一丘一壑,无有不可观者。

  在以卖画谋生的艰难岁月中,陆俨少游青城山、峨眉山,间览蜀中名胜。在乐山办画展期间, 他曾沿岷江乘木船下五通桥,在飞驶的急流中第一次看到了杂草丛生中的乐山大佛, 留下了比较深的印象。此后他大概就再没有来过乐山观赏嘉州名胜了。

  李商隐诗云:“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笔者认为: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文革”期间,年近花甲的陆俨少教授与青年学者韩天衡同处一“牛棚”, 他俩无惧风雨,以艺事作乐。这幅赠送给“忘年交”的山水画,是对上世记三十年代大佛形貌的真实写照。“追忆画“《乐山大佛》生动地再现了画家三十多年前,夜过嘉州乌尤寺下所见景物,展示的是当时由于重修的然裸露在外,岁月留痕,出现在画家眼前“草芽丛生发无巾”、“古藤络足树穿耳”,还“藏在闺中无人识”的千年古佛形貌。

  在青年时代饱经战争离乱之苦,又有“文革”中备受“阶级斗争”迫害的陆俨少先生,与唐代诗人岑参不平凡的人生经历和心境有着惊人的相似。但与岑参悲喜交织的诗作不同的是,画家以丹青妙笔抒写对嘉州山水的情和爱、悲与忧。陆俨少先生与乐山大佛亲密接触,比李可染到乐山写生早17年,比吴冠中到乐山写生早22年。陆俨少先生的《 乐山大佛》反映上世记三十年代的印象佛貌,因此这幅“追忆画”厚重的文化积淀和极高的历史认识价值,非比同一题材的寻常画作。

  陆俨少先生是一位绘画、书法和诗词都极有造诣的杰出艺术家。他的画风完全是从中国固有的传统中蜕变而成,是继黄宾虹、齐白石、潘天寿之后,又一位“传统派”代表画家。经过长期的积累和艺术的磨炼,他晚年变法终于获得成功,形成一套“陆式山水”的表现手法,在当代中国画坛独树一帜。

  山水画《乐山大佛》(37×52.5cm),构图奇妙,别具一格。画家浓墨勾勒壁立于大江之畔的凌云九峰山岩及树丛,又以橘红色点染其上,展现了“霜叶红于二月花”的深秋图景。石刻弥勒佛座落在繁密的林木之中,仿佛一位大德高僧凝神静气,在诵读经文。天梯般的九曲栈道矗于佛身一侧,山岩最亮处,凌云寺的钟声隐约可闻。大佛脚下的急流之中,一只巨大的木船正越过险滩,船工们喊着川江号子,奋力划桨。站在船头,迎着河风吹拂,不畏艰险的青年画家陆俨少,好象在抓紧时间观察大佛,激情满怀地感叹“世界第一佛”的壮美。

  此画为设色纸本,虽尺幅不大,但“画面布置简洁饱满,不事雕琢”,佛身佛貌显然与我们现在看到的乐山大佛形貌大相径庭。“以如此朴素画面坦然示人,在陆氏作品中并不多见。画面层层渲染,十分周到,红色明艳醒目,是陆俨少惯用的独家手法”。名家名藏品《乐山大佛》妙在似与不似之间。陆俨少先生此图绘制颇为现代,对于乐山大佛的这座摩崖石刻的表现上,他没有纯用传统的笔墨勾勒,而是有种现代水墨表现的倾向。陡峭的绝壁被刻画的厚重坚实。设色浓丽,而佛像设有施色,显得尤为突出。“追忆画”《乐山大佛》的款识是:三十余年前夜过嘉州乌尤寺下,今追忆仿佛写此以应东斋主人之嘱,俨少。钤印:陆,俨少,穆如馆。藏印:天衡心爱。

  陆俨少(1909—1993),原名冈祖,字宛若,生于上海嘉定县南翔镇。1926年考入无锡专科学校,1927年拜冯超然为师,并与吴湖帆相识,在两位先生处,看到不少历代名家真迹。抗战期间流寓内地,1946年回归故乡,在此之前,先生的作品大部分是对古代传统的消化和吸收。返乡途经三峡的经历,引发了先生的创新意识,开始将以前局部改造传统转换为有意识地建立个人风格,但在起初的10年中,仍处于探索之中。1956年,先生任上海爱画院画师。1961年至1966年,赴浙江美术学院兼职山水画教席。在此期间,先生的个人风格得以发展,最终在晚年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

  陆先生在山水画中独创了两种新技法,一是“留白”,二是“墨块”。所谓“留白”就是以水墨留出白痕,这种白痕在陆先生的作品史多数用来表现云雾,也可以被看成泉水、山径和浪花。留白要以墨色反衬,所以陆先生又创“墨块”法,以浓墨积点成块。陆先生还擅长用长线条描水勾云,他的水纹描绘写尽了江波万态。他的勾云是以较细的拖笔中锋画云的阳面,以较淡而毛的环曲线条勾云的阴面。另外,先生画石每每空勾无皴,只用一根起伏变化的线条表现山石的结构,往往起笔墨迹厚重,直到墨色淡干飞白,才蘸第二次。

  陆先生之所以能成为与张大千、傅抱石、李可染风格迥异的山水画大家,同时兼擅梅花、竹石,是与他在诗文、书法、画论等多方面的深厚学术修养分不开的。他出版有《陆俨少自叙》、《山水画争议》、《陆俨少画集》等多种专著和有关中国山水画的多篇论文,被誉为“当代中国画坛卓然翘首的文人画家。”

 

 

 

 

 

 

 

(责任编辑:何冬梅)
相关新闻
·【千年大佛 丹青神韵】时空交错  寓意深刻—丘林·柏达龙笔下的乐山大佛
·【千年大佛 丹青神韵】与绿水青山天长地久——刘宇一笔下的乐山大佛
·【千年大佛 丹青神韵】大唐风度 佛容万物一一汤沐黎笔下的乐山大佛
·【千年大佛 丹青神韵】一幅别开生面的“导游图”—李琼久笔下的乐山大佛
·【千年大佛 丹青神韵】对景落墨 完美再现——李可染笔下的乐山大佛
·“在楼上看风景的人”—《赏析画家笔下的乐山大佛》序
·“大佛画作 美不胜收”:探索研究画家笔下乐山大佛的历程
·【千年大佛 丹青神韵】投在佛之怀抱中的真实写照—吴冠中笔下的乐山大佛